“顾锦!你就是我们甄家的一条狗!”

    妹妹蔑视嚣张的嘴脸。

    “你仗着甄家的权势享了这么多年的福,如今也到了回报的时候!”

    弟弟居高临下的施舍姿态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你这样的女儿,甄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!”

    亲生父母的冷眼,像是沾染了什么脏物。

    “顾锦我们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,刘家不敢要你这样恶毒的媳妇!这是离婚协议书签了它!日后我们再无干戈!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不签字,我们有的是法子让你在里面受尽折磨!”

    婆家撕破脸皮的丑恶嘴脸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步入中年的顾锦所在经历的。

    京城法院。

    “顾锦因谋杀,贪污……罪名成立,判处死刑……”

    被执行人员拉到刑场的狼狈女人,即使面临着死亡,满身的雍容华贵也无法磨灭,她如端庄冷傲的寒梅屹立在那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看了心中不禁怜悯,任谁都知道站在这的女人不过是替罪羔羊,是权贵厮杀结局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顾锦轻轻抬头,眼角处蔓延着明显的细纹,即使如此,也无法遮掩她年轻时的姣好容颜。

    她望着天空一望无际的蓝,轻轻勾起唇角,讽刺而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刺耳的声音响起,身体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一条完整而无辜的生命凋谢,戛然而止,绚丽鲜红的血液模糊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顾锦至于死双眼都是睁着的,她的眼中有不甘,仇恨,还有遮藏在眼底深处的坚韧孤寂。

    直到那双瞳孔缓缓扩散,里面什么都没有,一切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杂种!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们!”

    “没娘要的小杂种!你竟然敢咬我!看我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刺耳粗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顾锦双眼发沉,想到这二十多年的付出,她心一直在揪痛充满了悔意。

    后脑勺的疼痛感还存在着明显的记忆,那种滋味儿她再也不愿经历一次。

    耳边的嘭嘭声响,以及谩骂声引来顾锦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双眼,面前的情景映入她模糊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打他,打这个,杂种,让他咬我!”

    “哦,打!打……”

    顾锦眼前渐渐清明,看清楚了眼前几个半大孩子,正在欺负地上狼狈的小男孩,周围还有几个小孩在拍掌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一幕何其熟悉,尤其是孩子们身后,埋藏在记忆深处的落魄小山村,背靠险峻的青鸾山。

    这里……这里明明是她生活了十多年的青山村。

    恢复清醒神志的顾锦,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双眼瞳孔紧缩。

    她垂头看到身上的青布衣料,尤其是裤子上的补丁,针脚一看就不密集手生的很,这是出自她手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啊!”

    一声痛苦声响起,拉回了顾锦的思绪。

    她抬头,看到之前被几个半大孩子踢打的小男孩,背对着她站起来。

    他手中还拿着一大块石头,冲想要靠近他的半大孩子们示威。

    那群半大孩子中有一个用手扶着头,手上有流出来的鲜红血液。

    PS:花花开新书了,本书内容纯架空,人事物都没有任何考据,请不要对号入座,谢谢支持吖(^3^)╱~~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