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杂种你等着!我去找我爹教训你!”

    这群半大孩子中最大的一个男孩,看到有人受伤流血像是吓到了,他冲被打的小男孩放了狠话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青山村的人都知道,村里小狼崽子若是发起狠来,就连大人都敢伤。

    可周围也有几个孩子不甘心,尤其是被砸破脑袋的那个。

    他阴狠地望着小男孩:“安明霁你个克死爹没娘要的贱种!你竟然敢打我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安明霁这个名字被喊出来,顾锦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竟然是他!

    看着那个小小孤寂瘦弱的身影,顾锦浑身都颤抖。

    连大脑都来不及思考,她猛地起身冲向被打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可她不知道,此刻她身处青山村村口的大石头上,是能躺四五个成年人的巨石,她因激动而直接跑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动作,直接让她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庆幸巨石虽大却不高,顾锦只是脚扭了一下,很快平衡了身体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引来了周围孩子的视线,唯独那个背对着她被人欺辱的小男孩没有回头,他还在举着手中的石头,警惕地望着周围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顾锦瞧着他瘦弱的小背影,不顾脚脖子上传来的疼痛,朝对方艰难地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杂种跟小杂种,天生一对!”

    突然有小孩子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何曾熟悉的言语,若是还是十多岁的顾锦,肯定要上去跟那孩子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此刻的顾锦却根本不去理会,她拖着受伤的脚走到安明霁的身后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不管这是梦境还是一场庄周梦蝶,她只想保护这个背对着她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只因在她死后,以魂体状态清楚看到,对方是唯一为她收尸安葬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的安明霁还是个孩子,不是日后坐在轮椅上的儒雅男人。

    前世,对方在得知她的遭遇后,不择手段以狠戾而充满血腥的方式为她报了仇,将甄刘两家击垮,甚至毁了两家备受期待的二代三代,只留下老弱病残苦苦煎熬着。

    有时候死亡不可怕,可怕的是无止境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安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着明显的颤音。

    安明霁听到身后的声音缓缓回头,在看到是顾锦后,脏兮兮泛着青肿的小脸上露出勉强的苦涩笑意。

    “阿锦姐姐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阿锦姐姐,听在顾锦的耳中,久远的记忆回归,不禁让她心揪痛。

    当年两人在这村子里备受排挤,只因安明霁的爸爸病死了,妈跟着别人跑了,唯一的奶奶也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而她顾锦的妈妈,是下放到青山村的知青,她受不了苦还身怀有孕,凭着不错的容貌嫁给了顾家的老二,生下她这个父不详的女儿。

    日子没过两年,在有回城的机会后,那个女人丢下她,放弃多年婚姻,拍拍屁-股直接走人。

    就这样她成了大杂种,后来安明霁的遭遇,让他成了小杂种,两人是村子里的异类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不太熟,她看安明霁太可怜偶尔丢给他一些吃食,都不过是顺手所为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些小小的恩惠,竟然让安明霁记了一辈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