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几年安明霁一直在村子里散养,他的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野性。

    是一种如同狼一般的危险,凶狠得似是随时能咬人一口。

    顾锦怜爱地摸了摸小狼崽子的头,心中感慨万分。

    她缓缓站起来,双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此时她正站在青山村的村口,一眼就能看到青鸾山山脚下的青山村,村里的住户也被她一眼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这里是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她离开后,这里是她人生最不愿想起的记忆,在这里她受尽了人白眼,承受了多少人的侮辱。

    只因她虽然姓顾,却不是顾家的孩子,身上没有流着顾家的血。

    她是个父不详,被亲生母亲丢弃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她明明死了,为什么又回到了这里?

    顾锦垂头凝视着站在身边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正乖巧地回望她,狼狈而目光清澈,一切都非常真实。

    顾锦深呼一口气,她抬手用力地掐住自己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这一下,疼得她双眼都泛起了水光。

    “阿锦姐姐,你为什么掐自己?”

    安明霁看到顾锦的动作,快速上前拉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顾锦却笑了,双眼中的水光化为烫人的泪水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疼,她疼得都哭了,这不是梦!

    顾锦眼中流着泪,面上却挂着笑容,望着安明霁问:“小安,你告诉我现在是哪一年?”

    安明霁鼻青脸肿的小脸上满是不解,跟个小大人似的皱眉:“阿锦姐姐你不是发烧了?现在是八六年五月……”

    八六年……竟然是八六年!

    顾锦指尖微微发颤,她竟然回到了十六岁这一年,距离甄家接她回京城还有两年,她还没有成为家中联姻的棋子。

    前世她目光短浅,以为亲生父母找来,终于熬出了头可以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却不知一脚踏入了虎狼之窝。

    亲生父母在十八岁时寻找到她,带回了家中,也就是甄家。

    甄家人比较有远见,那时看出华国会扶持做生意的创业者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有能力却没有靠山,借着人际关系巴结上一刘姓衙内,为表诚意想要两家联姻。

    亲生父母舍不得小女儿,就来到青山村找她顾锦。

    她十八岁时被甄家接走,因为她的梦想就是想要走出这压抑的山村,想要去看看外面的光景。

    再加上亲生父母的忽悠,去了京城她就会过上人上人的生活,所以她毫不犹豫地离开青山村。

    去了京城她也的确过了两年好日子。

    家中她学习各种知识,培养她大家的端庄气质,那时虽学得不精却也学个皮毛。

    然而一切变故,在她二十岁那一年发生,让她措手不及如同羔羊被任由宰割。

    她被强势嫁给了刘姓衙内,成了家中舍弃的棋子。

    在刘家她经历了长达二十多年精神上的折磨,她那所谓的丈夫身处高位,却是个没有忄生能力,是个特别变,态的存在。

    对方在外面养了许多女人,只要他心情不愉快,就会出门各种殴打,精神上身体上折磨她们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