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她这个刘家媳妇,所受到的却是精神折磨,她终归出身甄家,即使是个棋子,她的丈夫也不敢动她分毫。

    那个畜生不敢碰她,这是她唯一的庆幸之处。

    其中有些个别的女人闹上门的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女人拿出让人恶心赤衤果衤果的照片,她浑身就如附骨之疽,让人恶心的作呕!

    但是她们找错人了,她是刘家媳妇不错,却也不过是个摆设,是摆在刘家的花瓶,是甄家与刘家之间合作的证明。

    为了带她出去有面子,刘家让她学会了打扮,各种知识,甚至冷门的外语,插花,一切追逐在时尚前沿的活动,她都必须要懂。

    人前她是刘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媳妇,人后她不过是刘家的保姆,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刘家站错了队,而她被顶出去当成弃子,一切都稀里糊涂,直到她死亡。

    “阿锦姐姐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胳膊被人摇晃,不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顾锦眼底的悔恨与阴冷消散,她垂头看着刚到她腰部的小狼崽子,缓缓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头。

    “跟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凝视着眼前一闪而过的纤细手指,双眼光芒明明暗暗,眼底有着复杂让人看不懂的神色。

    可惜他垂着头,这一切顾锦并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很快他抬起头来,冲顾锦露出个乖巧的笑容:“好!”

    回家?

    他哪里还有家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顾锦所谓带她回家,是可怜他还是顺口一提。

    但他清楚这一切都是短暂的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人提过带他回家,都不过是管他一顿饭,或者是看他受伤严重,让他住几天就不再理会他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有人说带他回家,他不再抱期望,这样就不会失望。

    眼下跟以往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只是他希望能多待在阿锦姐姐身边几天。

    顾锦领着手中的小狼崽子,一步一步朝熟悉而陌生的回家路走去。

    每一步,都让她心酸。

    顾家有爷爷,大伯,大伯母,养父,养母,三姑,三姑父,堂哥,堂妹,表弟,弟弟。

    顾家的人待她不薄,对比甄家真的好太多。

    最起码毫无血缘关系的顾家,是真的拿她当个人看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前世,在部队上的养父在得知她回到京城后,还来找过她,奈何她不知好歹见都不见他。

    那时她正被亲生父母哄骗的团团转,哪里知道他们的狠毒。

    后来她嫁到刘家,养父再一次出现说是可以带她走。

    刘家知道后却不放人,甚至还打压养父一家,那时他已经下海经商小有成就,却因她失去了一切。

    想到顾家的人,顾锦感受到了些许安慰。

    这一世,她再也不会不知好歹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顾锦领着安明霁站在了顾家门前。

    小院中住着爷爷,大伯,大伯母,堂哥,堂妹,再加上一个她顾锦。

    敞开的门内,爷爷正坐在躺椅上抽着旱烟。

    大伯母搬着柴火往厨房走去,看样子是要做饭。

    堂哥在一旁劈柴,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堂妹踢缝着的五颜六色沙包毽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