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捏着手中的衣服,回头望着走近房间的顾锦,在看到对方手搪瓷盆中的水后,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他没被嫌弃。

    顾锦走向安明霁一手拉着他,一手端着搪瓷盆放到架子上。

    “先洗洗,洗干净了我们穿干净衣服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垂着头,低声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是松一口气的庆幸。

    他觉得一颗心忽上忽下的,心跳都加快了。

    顾锦给安明霁洗完手,又拿毛巾擦了擦其他地方沾染血污的地方,这才让他换上衣服。

    还别说,她两三年前的衣服,现在的安明霁穿着正好。

    望着对方鼻青脸肿的五官,这是一张清秀好看的脸,有着日后成年的俊美轮廓。

    顾锦突然开口问:“小安,你多大来着?”

    “13岁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捏着衣角,不安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锦瞪圆了双眼。

    这孩子竟然只比她小三岁。

    可他看着就跟七八岁的孩子一样瘦弱。

    若是她没记错的话,之前在村口欺负安明霁的小孩,她最初看到的那个大孩子,放狠话跑掉的那一个孩子,正是跟安明霁一样大。

    那是青山村刘老二家的儿子,名叫刘大鹏。

    之所以记得清楚,只因那人在她的印象中十分深刻。

    别看刘大鹏比她小,在村子里却是“恶霸”般的存在,经常跟着一群不上学的孩子混着,不着四六的偷鸡摸狗。

    并且这人也没少欺负她。

    刘大鹏明明跟安明霁一样大,两人看着却像是差了五六岁。

    顾锦望着安明霁瘦弱,明显营养不良的身体,面上流露出心疼与怜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咕噜噜声响起。

    顾锦扫向安明霁的肚子,还在不断地发出抗议声。

    而安明霁在声音发出的时候,垂着头小脸已经绯红。

    见他这模样,顾锦伸手摸了摸他的头:“在这等着,我去找些吃的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厨房内,陈红坐在灶台的小板凳上烧火,对进来帮忙的小女儿抱怨着不满:“……去年的收成不好,今年的粮食至少三个月后才能收成,她还带回来一个白吃饭的半大小子,这得吃多少粮食!家里的粮食都不够我们吃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锦走近厨房的时候,就听到大伯母在里面抱怨发牢骚。

    她脚步没有停顿,直接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在看到她的身影后,陈红嘴上的抱怨也跟着停下来,努了努嘴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顾锦笑着开口:“大伯母,厨房里有什么吃的?小安这孩子也是,人差点饿晕过去我才知道他饿了好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陈红听到她的话,压着火气蹭的一下上来了,刚要开口说不给时,听到她后面说人差点饿晕过去,脸色变了几变。

    她撇了撇嘴站起来,冲顾锦不满道:“等着!”

    陈红走到厨房前的碗柜前,撩开布帘从里面拿出一个黄面馍馍,走到顾锦面前一脸肉疼道:“给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顾锦将黄面馍馍接过,笑着道谢。

    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陈红望着她这便宜侄女好看的笑脸,心中不禁有些复杂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