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红怒视顾锦,气得是浑身都在发抖:“我之前跟你说的话,你都当做耳旁风啊!家里的粮食养活这一大家子够困难了!你如今还要养一个吃白食的!你还有没有良心啊!”

    顾锦垂头唇角微微弯起。

    若是她不养安明霁,这才叫没有良心。

    前世她的尸体停尸七天无人理会,是安明霁强势带走她的尸身下葬入土为安,那是一场震惊京城权贵的浩大奢华葬礼。

    饭桌上的顾家杰与顾敏敏,被爷爷的一番话惊呆了,至于老妈的态度他们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不解地望着顾锦,一副她疯了的神色。

    尤其是顾家杰,嘴角弯起邪气的弧度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今个顾锦回家后,就感觉她有些不对劲,身上那股阴沉沉的气场不见了,人也挺直了腰背。

    现在竟然有勇气提收养村里的小狼崽子,还真的是让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顾家杰将手中的杂粮馍馍一口送到口中,双眼一扫桌上的最后一个馍馍,伸手直接拿到手中。

    他就坐在一旁一边吃着,一边看……戏。

    对,就是看戏!

    在他眼中堂妹若是想要养那狼崽子,他老妈这一关就不好过。

    老爷子扫了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大儿子,又看向掐腰站起来的大儿媳,轻轻磕了一下烟斗。

    “小锦说了,她会分户出去,将她的口粮分给那孩子,不多吃家里的粮食。”

    陈红的本来还打算雄赳赳的教训顾锦,老爷子这一开口,她登时就泄气了。

    她不甘地望着丈夫,却见对方垂着头喝杂粮稀饭,对眼前的状况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这可气坏了陈红,她深深地呼气吸气,最终还是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她一跺脚,嚷道:“我不管了!你们爱咋咋地!”

    说完红着眼离开,她容易嘛!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这个家,她能这么算计着抠搜过,如今家里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,现在还要再添一张嘴,这以后的日子想想就日子难过。

    大儿媳离开,老爷子扫了一眼旁边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怎么看这事?”

    顾德昌放下手中的碗,望着坐在主位上的老爷子,“爹,这事您做主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对这结果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吐出口中的烟雾,深深地凝视着顾锦:“锦丫头,这事大家都同意了,但你也要记住,家里不会给那孩子多余的粮食,他的口粮只能从你这里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谢谢爷爷。”

    收养小锦的事,就算这么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后续的事情只需要找村长,再去镇上的派出所办理。

    “小锦是不是不满十八?”顾德昌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这丫头说是找人报大两岁,回头找老何(村长)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顾德昌点了点头,不再过问。

    一旁的顾家杰与顾敏敏,望着顾锦的目光十分惊奇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顾锦一直安分守己,总是低着头一副阴沉模样,从来没有见过她对什么事物感兴趣。

    今个却将他们老妈气个够呛,还让老爷子跟老爸点头同意收养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日后她的口粮就少一半。

    顾家杰摸着吃饱了的肚子,看顾锦像是看傻子一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