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还不知道,顾锦为了他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坐在小屋内的凳子上,打量着房间的摆设,最后看向床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。

    这么干净又空旷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,即使身体疲惫上下眼皮打架,他也不会这么睡下,他怕把干净的床弄脏弄乱。

    顾锦推开房门的时候,就看到他拘束地坐在凳子上,双眼转来转去地打量着房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去睡觉?”

    安明霁站起来,嚅嗫道:“……我身上太脏。”

    顾锦听到他这话笑了,转身轻轻将房门关上,

    她之前给安明霁贴了黑膏药,自然是看到了他身上的伤,还有他身上好些日子没洗澡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她不介意这些,对方这满身的伤痕沾不了水,还要养些日子才行。

    顾锦拉了一下屋内的电灯拉线,将屋内的电源关闭,摸着外面的月光往床边走。

    她上了床也还是要下地拉灯的,不如顺手将灯拉掉。

    屋内一下子变黑,安明霁并没有因此没有受到惊吓,他就在床边等待着。

    顾锦走到床边,脱了鞋子上去,冲安明霁所在的方向道:“上来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安明霁明显放松了身体,不再如之前浑身紧绷。

    他将脚上的鞋子脱下,动作非常轻,生怕惊动了谁似的。

    等他爬上了床时,顾锦已经将被褥铺好。

    不过房间内被褥也只有一套。

    在月光的照射下,安明霁坐在床中央,望着眼前的纤细身影忙前忙后。

    “行了,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温柔的女声,安明霁抿紧了嘴,犹豫了片刻这才往声音来源处爬去。

    顾锦在安明霁靠近的时候,将手中的被子盖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后遗症,顾锦感觉后脑勺阵阵发疼。

    那位置,正是前世结束她生命时,承受了一粒花生米(子,弹)。

    感觉身边的小孩躺下,顾锦闻着充满皂香的被子,很快进入了沉睡中,丝毫没有受身边多一个人的影响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呼吸变得均匀,安明霁还在保持着最开始钻进被窝的动作,双手捏着被子,身体拘束的躺着姿势十分僵硬。

    他衡量着身边均匀的呼吸声,确定顾锦人已经睡着了,这才缓慢的放松身体,享受这难得让人想要泪目的温暖。

    黑暗中小手摸索着盖在身上,并不柔软却蓄满了棉花的被子,双眼酸涩的想哭。

    有多久没有盖过这么厚实温暖的被子,又有多久没有被人如此关心过,他忘记了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温暖,不似从前会被其他村民可怜,怜悯的施舍。

    安明霁捏紧了手中的被子,不愿再去多想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奢望带来终究是失望。

    他闭上双眼,月光照射在他脸上,似是有水光划过脸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锦做梦了。

    梦到了小小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她就如同一个旁观者,观看着瘦弱的小孩在青山村承受着大人小孩的白眼,毒打,侮辱,谩骂。

    看着他如何从一个双眼清澈,心性单纯的小孩,变成村里的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看到他被人冤枉,偷了村里人的钱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