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明是刘老二的儿子刘大鹏伙同别人偷了钱,可他们却冤枉安明霁。

    小孩哭着大声嘶吼他没有偷钱,可是没人愿意相信他,众人目光怜悯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顾锦看着安明霁被罪魁祸首,刘大鹏的爹刘老二绑起来,看着对方举起木棍狠狠地打断了安明霁的腿。

    在梦中作为旁观者的顾锦,看到这里她愤怒地出声阻止这一切,却根本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没人看得到,也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无力地望着眼前这一幕,整颗心都揪痛起来。

    上一世安明霁就是坐在轮椅上,原来是在青山村被刘老二打断了双腿。

    她走到承受剧烈疼痛,呲牙凶狠怒视周围村民的安明霁身边,她想要伸手想要抱住他,想要给予他安慰,却碰不到对方分毫。

    小孩惨遭非人折磨,被刘老二无情的赶出青山村。

    双腿废了的安明霁四处流浪,他如同打落尘埃的丧家之犬,面对周围的所有人保持防范的怀疑心,直到迎来一个踏入灰色地带的机会,一冲飞天。

    他开始变得不择手段,变得狠戾而残忍,摒弃了一切良善之心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丝机会,他都会抓住,只为不受人欺辱,只为争一口气。

    顾锦在梦境中作为一个旁观者,看着他凭借一颗聪明的头脑,与凶残的手段一步一步爬高,成为人人惧怕的暗黑-势力地下王者。

    他所承受的代价,也是让人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画面一转。

    她被执行后尸体无人认领,停了七天的尸体,都开始发出异味儿时,坐在轮椅上的安明霁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时的他已经成长,已经足够强大。

    他坐在轮椅上姿态雍容,如同一个儒雅清贵学者,早已收敛了最初满身的刺,他变得内敛让人看不透摸不着。

    在一众血煞之气的保镖拥护下,安明霁带走了她的一副臭皮囊。

    对方亲自打理她的面容,为她戴上了安家的传家玉戒。

    那枚玉戒的意义重大,从她戴上玉戒开始,就是属于安家的人。

    安明霁给她办理了盛大而风光的葬礼,满京城的权贵都被他邀请而来,葬礼邀请函标注的是他安明霁的夫人逝去。

    她一颗被甄家与刘家舍弃的棋子,成为了暗势力王者的夫人,死前她都要小心翼翼看脸色的那些权贵们,全部毕恭毕敬为她弯腰鞠躬上香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安明霁所为,这是他的态度,他所为让所有人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尤其是甄家与刘家。

    在葬礼上顾锦看到了甄家人惶恐不安的脸色,看到了亲生父母面对安明霁胆战心惊模样。

    也看到了她刘家对安明霁的巴结,他们小心翼翼态度当真让人解气。

    安明霁对甄刘两家态度友好,笑的更是儒雅而无害。

    然而,在葬礼结束后,转身就各种手段击垮两家。

    甚至包括那些参与陷害她的人,全部都被安明霁收拾,那些人死的死残的残,没有一个人被落下。

    画面再次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庄严而肃穆的墓地。

    安明霁在身后两名保镖的护送下,坐着轮椅被推到一处墓碑停下。

    顾锦看到墓碑上,是她的照片,是她的名字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