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将手中盛开鲜艳美丽的白百合花束递到一旁的保镖,后者接过将花竖放在墓碑前。

    凝视着墓碑上的女人,安明霁俊美儒雅容颜挂着伤感,他沙哑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阿锦姐姐,你的仇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仇报了……你能安息了吗?”

    那声音穿透了前生今世,不断在顾锦的耳边回响。

    黑夜中,躺在床上睡得不安分的人猛地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耳边还回荡着安明霁的声音,这让顾锦心中大为震动,快速坐起来查看周围情景。

    还是在青山村,她没有死,还没有经历那些痛苦的折磨与陷害。

    顾锦的呼吸不太稳,急速而不稳地喘着。

    她扫向窗外,天上的半月高高悬挂着,月光顺着窗洒落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用手背擦了擦头上的虚汗,回想梦中的情景,心情忽上忽下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或者不能说是梦境,那些都是前世真实发生过的,有她作为灵体看到过的情景。

    回想到安明霁所做的一切,顾锦不受控制地摸向右手食指,前世安明霁亲手给她带上了安家传家玉戒。

    为了让她有个光明正大脱离甄家刘家的理由。

    如今右手食指上,却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顾锦左手按在右手食指时,浑身一颤,眼前暗下来,紧接着眩晕感袭来。

    顾锦来不及反应,就出现在了陌生的空间,她坐在地上面容上露出几分无措表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明亮的光芒,刺痛了她的双眼。

    小溪流水声在耳边响起,眼前的高山树木陌生的让顾锦惊悚。

    她明明坐在房间的床上,此时还是黑夜,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这古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要从何解释,为什么一转眼天亮了。

    顾锦的指尖微颤,唇角紧紧抿起,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远处的高山深林看着不比青鸾山小,从山上瀑布流落下来的水源,在顾锦的眼前形成一条小溪。

    往右边看去,是两间竹屋跟一座凉亭。

    打量着陌生环境,在等待的时间没有察觉危险后,顾锦这才缓慢地从地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她开始回想,出现在这里之前的所有行为。

    想到了什么,她快速垂头望着右手的食指。

    在看到食指上的纹路时,她连忙抬起手送到眼前。

    只见右手食指上不知何时出现暗沉的图纹,仔细去竟看是凤凰的图案,不大却也让人一眼明了。

    凝视着食指上的凤凰图案,顾锦莫名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都跟它有关。

    她再一次伸手摸向食指的图案,心中有着强烈离开的念头。

    眼前一晃,眩晕感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顾锦跟之前一样,不明所以的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她看到身边的安明霁还在沉睡中,小孩双手捏着被子非常用力,似是怕谁把被子抢走。

    顾锦将身上的被子拉扯到安明霁身上,后者抱着被子心满意足的睡去。

    见他睡得香,顾锦却没了睡意。

    之前的梦境,还有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对她来说都十分惊奇。

    她再次伸出手,试探地放到食指的凤凰图案上,心中想着回到之前那个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眩晕感袭来,她再次出现了之前的陌生地方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