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只是来散步,偶遇杜爱青下山,怎么能要人东西呢。

    杜爱青知道她是真的推辞不是客气,可他也是真心要给:“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他又看了一眼,紧紧握着顾锦手的小狼崽子:“顺便给这孩子口热乎的,难得见这孩子这么干净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嘛,安明霁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脏小孩。

    他就跟小狼崽子一样凶残,浑身脏兮兮的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
    在他爸死后妈也跑了,奶奶没多久跟着撒手人寰,狠心的安家大伯占了他家里的房,也不给小孩留个住的地方将人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任谁都可怜他,可在这年头也没有人养他,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可不是戏言。

    顾锦垂眸凝视着身边的安明霁,对于杜爱青的话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这孩子太瘦弱了,的确需要好好补充营养。

    可她也不能白拿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在顾锦犹豫的时候,安明霁突然用力地握紧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阿……阿锦姐姐!”

    安明霁双眼死死地盯着一个地方,声音有着不自觉的颤抖。

    就连对面的杜爱青,也似是察觉到了危险,猛地回头望着青鸾山茂密的树林处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些微的声响,那是四处乱撞,树叶晃动的声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刺耳的叫唤声音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杜爱青听着那愤怒的叫唤声,浑身紧绷起来,双眼一刹那急促紧缩。

    他听出来那是什么动物的声音,是野猪!

    是让他弟弟饱受折磨,也没有挽救回来,只能痛苦死去的罪魁祸首,野猪!

    “快走!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杜爱青顺手将背上绑着尖尖利器的木棍拿起,死死的盯着野猪发出刺耳叫唤声的地方,脚步也在慢慢地后退。

    身后的顾锦与安明霁两人的手紧握,他们也感觉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听到杜爱青让他们离开,顾锦没有半分犹豫,拉着安明霁的手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身边的小孩太瘦弱,她不能让他再受伤。

    可惜,来不及了!

    就在顾锦转身要离开的时候,野猪已经出现了,甚至看到了三人所在。

    它看了一眼被它伤了,倒在地上的傻狍子,片刻间转而冲杜爱青,顾锦,安明霁三人攻来。

    那尖锐的獠牙,看着就让人心生惧意。

    杜爱青望着疯狂奔来的野猪,躲避不及,只能握着手中的利器冲野猪挥舞着。

    野猪是非常狡猾的,它转而冲向准备离开,刚走两步的顾锦与安明霁两人攻击。

    “阿锦!快跑!”

    杜爱青嘶吼出声。

    顾锦背后有密密麻麻刺感袭来,那种危险降临的感觉让她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就在野猪攻击她的那一刻,她快速将身边的小孩抱起来,猛地朝一旁的空地跑去。

    这一躲,避开了野猪的致命攻击。

    杜爱青见两人没事,狠狠地松了口气,他走到两个孩子的身边,挡在他们身前,面对凶残而疯狂的野猪。

    攻击再次被躲避,野猪发出愤怒的叫唤声。

    它盯着杜爱青,顾锦,安明霁三人,准备下一轮攻击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儿对付它,你们找准机会就跑,不要回头!”

    杜爱青无法眼睁睁看着野猪伤人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