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望着不远处的野猪,却知道她跟安明霁跑不了。

    这野猪的块头实在是太大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看到的时候吓一跳。

    对面准备进攻的野猪,竟然有两米多长,那腰围也有一米多,就跟一座小山似的,看得人心生恐惧。

    就来看常年上山的杜爱青,此时也不禁头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迹。

    这野猪攻击性太强,他没有完全的把握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眼见野猪再次攻击而来,顾锦看到野猪红了的双眼,那是视死如归的愤怒与疯狂。

    她来不及吱声,抱着手中搂着她脖子的小孩,一手夺过杜爱青手中的绑着尖锐利器的木棍。

    在野猪距离他们一米多的时候,手中木棍绑着尖锐的利器的那一头,快速朝野猪飞去。

    一瞬间,痛苦的嘶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尖锐的利器扎在野猪的眼中,穿透了它的眼,扎入它的头内部,让它的攻击力快速减弱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液顺着野猪的眼眶流出,痛得它趴在地上不停的打滚,那么大的体积,竟然让脚下的地面有些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杜爱青看到这一幕,浑身松懈,手脚发颤。

    若不是身边有两个孩子还在,他都想要一屁股坐在地上,好好的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顾锦抢走他手中的木棍时,他以为即将丧命,心中闪过无数想法与后怕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生机转瞬而来。

    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,野猪就被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野猪的嘶叫声还在响起,杜爱青从背上将挖陷阱的小铁铲拿在手中,小心而警惕地朝野猪走去。

    野猪那么大的体积不停地翻滚着,看着就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就在这等待它流血而亡,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。

    杜爱青毕竟是打猎的好手,对付攻击力下降一半的野猪,还是有解决能力的。

    只是其中还是有危险变故发生,他不得不警惕小心对待。

    在杜爱青看准机会,手中的铁铲朝野猪最薄弱的地方,也就是两眼中间的上方,快速狠戾地攻击。

    本来还在痛苦叫唤的野猪,瞬间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杜爱青所攻击野猪的地方,是它最薄弱的致命之地所在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杜爱青终于将心中的那半口气狠狠松下来。

    他望着野猪趴在地上,眼眶处还在哗哗流血,并且从头部穿出利器的尖头部位也在流血,刚才顾锦那一下,竟是直接穿透了它的脑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杜爱青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他回头惊讶地望着顾锦:“你力气可真不小,竟直接穿透了野猪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顾锦抱着怀中的小孩,心跳还处于加快的节奏。

    刚才她所为,完全是凭借着本能,她也不知道哪里这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只是在危险的时候,凭借本能出手,没想到还真的一击而中。

    安明霁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野猪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刚才危险降临的时候,他竟然第一时间被顾锦抱起来,这让他望着对方的目光隐晦而暗沉。

    他不是什么都不懂,奶奶多年来的教导,以及他这几年来在村子里的经历,他如何不懂人情冷暖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