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,第一时间的本能就是自保。

    而顾锦的所作所为,在安明霁的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震撼。

    对方在危险来临的时候,竟然选择第一时间护住他,这如何能不让人动容。

    安明霁缓缓垂眸,将眼中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情绪全部掩藏,他搂着顾锦的双手却在渐渐加紧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的动作,顾锦还以为他在害怕,温柔安抚:“不怕,野猪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已经不害怕,却心有余悸的安明霁闷闷应声。

    顾锦笑着将人放下,领着他的手朝杜爱青走去。

    “杜大哥,这野猪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杜爱青防止野猪是昏死过去,将野猪的脖子用铁铲划得是皮开肉绽,眼前的场面是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听到顾锦的话,杜爱青眉头轻轻皱起,随即脸色露出强烈的喜色。

    这野猪是他跟锦丫头一起弄死的,那么他应该也能得到一份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如今春荒之际,家里粮食没多少了,有了这野猪肉媳妇跟孩子也能吃上几天肉,他如何能不开心。

    所谓见者有份,若是让村里其他人帮忙,就得分他们一份肉,杜爱青如此想着转身看向顾锦。

    “锦丫头,你大伯跟家杰那小子在家吗?”

    顾锦轻轻点头,“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去家里喊你大伯跟家杰过来,我们自个弄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顾锦没有意见,她领着手中的小孩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望着她离开的背影,杜爱青喊了她一声:“锦丫头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顾锦回头,看到了杜爱青站在原地,面容流露出局促的表情,似是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锦丫头,这野猪是你先伤了它,我也不多求,猪头跟猪后腿能不能给我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杜爱青麦色的脸变红了。

    让他跟一个小姑娘说这样的话,就像是要抢对方东西似的,实在是让他难为情。

    见他这模样,本来疑惑的顾锦笑出声来:“杜大哥说什么呢,这野猪是我们一起看到的,自然是我们对半分,今天若是没有杜大哥,说不定我跟小安还会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太多了,若不是你我也弄不死它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,一家一半。”

    不等杜爱青说完,顾锦就打断了他的话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野丫头跑哪去了,这吃饭了还不见人影!”

    顾家,陈红正在院子里发牢骚。

    她每天早早起来做饭,伺候老的小的,如今饭都做熟了,顾锦带着家里吃白食的狼崽子不知道野哪去了,本就一肚子火的她,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顾大伯坐在厨房的小饭桌前,听着媳妇在院子里外发牢骚,眉头紧紧的皱起来。

    顾家杰扫了一眼身边坐着的爷爷,老爹还有妹妹,大家都在等着吃饭呢,他摸了摸肚子也饿了。

    “眼不熟的白眼狼,胳膊肘往外拐,粮食是大风刮来的,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!大白眼狼还带只小白眼狼,没良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红越想越气,还在外面谩骂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