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他这模样,知道不是开玩笑,何村长面容严肃不少。

    他盯着顾锦看,不认同道:“你这丫头才多大,不要给家里添乱,凡事要多想想后果,也多为家里着想。”

    村长以为顾老爷子也不愿意,本着一颗好心劝顾锦,丝毫不顾及一旁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安明霁早在听到顾老爷子的话时,就一脸的呆滞,那表情煞是好看,没了伪装的单纯,清澈的双眼光芒变得暗沉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他不敢置信地仰头,望着身边的顾锦。

    在听到何村长的一番话后,他的脸色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是了,若是他记得不错的话,顾锦比他大两三岁,如何要收养他。

    顾锦察觉到小孩握着她的手力度在加紧,知道他在不安。

    她笑着对村长开口:“何爷爷,我已经考虑好了,我现在十六,还不能分户,今个来就像是想您带我去镇上将我的年龄改大两岁,从顾家分出户来,再添上小安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何村长没想到她都考虑到这里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:“老何你就带孩子走一趟,家里的的肉还没收拾好,等事办完了,我让这孩子再跑一趟,把那猪腿肉给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何村长一听这话,还要怎么推拒。

    那猪后腿可是好多肉呢,比眼前的这七八斤多上一两倍。

    也就是往镇上跑一趟的事,他点了点头:“好,什么时候办?”

    顾锦望着身边惊惶不安的小孩,笑着开口:“何爷爷,这事越早越好,我看今个就不错,等回来了我们正好赶上吃肉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何村长一想到那猪腿肉,将手中的野猪肉送回房间,告诉了家里人一声,领着顾锦跟安明霁就往镇上去。

    幸好从顾家出来的时候,带着家里的户口本,也省得往家里再跑一趟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岁数大了,这一趟就不跟着跑了,说是在家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一路上安明霁握着顾锦的手,着整个人都感觉不真实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,事情才解决完,何村长领着两个孩子回村。

    进村后,何村长在村口与两人分开,顾锦笑着出声:“何爷爷,回头我让小安给您送猪肉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嘞!”何村长笑意满满地往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顾锦领着小孩往家的方向走去,她手中捏着两个户口本,一个是顾家人的,一个是她跟安明霁的。

    一路上安明霁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崭新的户口本,那目光热切得很大胆而直白。

    顾锦瞧着他亮得惊人的双眸,用崭新的那个户口本,轻轻敲了一下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笑着说:“傻小子,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安明霁用力地点点头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很不真实,就跟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这几年的穷困潦倒,吃了上顿没下顿,饱受村里人的羞辱日子,虽然没有彻底将他打击垮,可对于未来的生活,他真的不敢往好的方面去想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,爸爸走了,妈跑了,奶奶也去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了亲人,至于大伯一家,对他来说就是陌生人,仇人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