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块二是不是太贵了一些?”有人皱着眉,不满出声。

    “是呢,这野猪肉也不是你们买的,这是从山上白得来的,卖一块二也太贵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锦丫头再便宜一些吧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人的话,顾锦面上的笑意不变,双眼中的神色却渐渐变冷。

    听着这些人的话,陈红脸色登时拉下来,她掐着腰站出来:“都说什么呢,我们锦丫头冒着生命危险带回来的野猪,你们还想白吃白拿不成?”

    “话不是这么说的,怎么说你们家这猪肉也没有花一分钱,怎么就卖给我们这么贵呢。”

    之前最先抱怨开口的女人低声念叨。

    顾锦扫了对方一眼,认出对方就是村子里赖子,刘老二的媳妇。

    他们的儿子刘大鹏,昨个还欺负过安明霁。

    顾锦对众人面上笑意盈盈,双眸中的光芒却一场冰冷,她声音低沉道:“其实我要是将猪肉送到县里卖,还是能卖到高价的,如今是看在同村的情谊上,这才卖给大家一块二,这还是不需要肉票的前提。

    你们若是想买肉,就找我大伯切肉,若是有人想要去供销社买那贵肉,我们也不会拦着。”

    话言尽于此,顾锦拉着身边的小孩转身离开,往厨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爱买不买,就算是不买这些猪肉她也是能卖得出去。

    甚至卖出去的价钱比这要高很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供销社买肉还是需要肉票的,县里市里不少倒爷都折腾这玩意儿,猪肉现如今可谓是最热销的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话,知道刘老二媳妇是惹恼了顾锦,当即有人站出来:“顾老大给我切二斤肉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顾大伯端着碗走过来,走来的时候将碗里的几块肉快速扒拉到嘴里,路过陈红的时候,将碗筷顺手放到她怀里。

    他拿起一旁的刀,开始给吆喝的女人切肉。

    来到厨房的顾锦,看到了摆在桌上的两碗肉,那颤巍巍的红烧肉肥瘦均匀的在碗中冒尖,不过终究还是肥肉居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人们最喜爱的是肥肉,在众人眼中瘦肉哪有肥肉香啊,一口咬下去都是肉香味,香喷喷的红烧肉若是能就着大馒头吃那才叫美味儿。

    安明霁一眼就看到桌上的两碗红烧肉,他嘴里不受控制地咽口水。

    瞧着他这模样顾锦笑了,领着他来到桌前:“吃吧,管够!”

    可见她不动,安明霁也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见此,顾锦坐下,把盛着满满红烧肉的碗送到安明霁的手中:“快吃,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坐下,拿起筷子吃肉。

    他已经好多年没吃过肉了,自从奶奶去世后,他都快忘了肉的味道。

    夹起一块肥瘦层次分明的红烧肉,迫不及待地送到嘴中。

    肉质鲜嫩,香软,肥而不腻,虽说没到入口即化的地步,可这肉真的是香啊!

    安明霁快要将舌头都吞下去了,他感觉还没怎么嚼呢,肉就被他咽下肚了。

    瞧他吃得满足,顾锦也端起碗挑了几块瘦肉多的红烧肉吃下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