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伯母的厨艺只能说是中等,并没有将红烧肉的精华烧出来,火候有些不到位。

    顾锦将碗里瘦肉吃完,就放下了碗筷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对面的小孩,安明霁将大半碗的猪肉都吃下肚,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这么饱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红烧肉下肚,他的胃里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望着碗里剩下的红烧肉,他是满脸的不舍,筷子夹起一块肉继续送到嘴中。

    顾锦看他的神情轻轻皱眉,将他的碗夺过来:“别吃了,你的胃口现在不能吃太饱,想要吃下次我给你做,只要将为胃养好,我保证你顿顿有肉吃。”

    本来安明霁还直勾勾盯着顾锦夺走的碗,满脸的不舍,听到顾锦的话,这才好看一些,甚至还有轻轻松口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将嘴里的红烧肉嚼了嚼,咽下肚中,隔着衣服摸着不舒服的肚子。

    看他这模样,顾锦当真是生气,是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明知道安明霁这几年经常挨饿,胃肯定不好,却忘记了管束他。

    她拉着安明霁起身,“走,回屋给你揉揉肚子。”

    走出厨房回屋的时候,顾锦看到院子里前来买肉的人少了一半。

    大伯还在给人切肉,大伯母在一旁收钱,那满脸的笑意灿烂的跟一朵花似的。

    顾锦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,领着安明霁回了屋。

    “去床上躺着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木架的瓷盆前,往盆里倒了热水,让手上的温度热了,她这才走到床边。

    安明霁已经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,只是浑身看得出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放松,我就是给你揉揉肚子,省得你晚上睡觉的难受。”

    顾锦撩起他的衣服,温热的手轻轻抚着他青紫伤痕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本就吃撑的安明霁,被她揉了一下,立马感觉到了胀与痛。

    “放松,一会儿就会好受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是左三圈右三圈有规律的给安明霁揉肚子,很快小孩就放松了身体。

    她做这些的时候,脑中在规划着接下来与安明霁两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小安,你还想上学吗?”

    顾锦突如其来的一问,再次让手下的安明霁紧绷了身体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望着坐在身边的人,抿了抿嘴:“……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违心话。”顾锦撇撇嘴,哪里听不出他这是假话。

    她给安明霁轻轻揉着肚子,漫不经心道:“下半年我想自费去市一中上学,到时候离家远,几个月都回不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闻言,浑身紧绷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他今天才刚被收养,落了户口,有了家,听到顾锦这话心立马慌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不安,顾锦笑着说:“你放松,听我把说完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哪里放松得下来,他现在的想法都是再次被丢弃,顾锦离开后,他早晚会被顾家都出去的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的不冷不热态度,还有陈红的不满,他如何看不出。

    顾锦将安明霁的惶恐不安尽收眼底,她温柔出声:“我离开肯定会带你走,到时候跟我一起离开,只是不知道你辍学前的学习有没有丢下,该上几年级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