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六年级!”

    安明霁大声开口。

    他的心情很激动,身体都在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阿锦姐姐,我真的还能再上学?”

    安明霁眼中含着水光,却并没有落下泪,这是顾锦重生以来第一次见他情绪如此激动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了摸安明霁的眼角,声音怜惜道:“能,我保证你能上学,上完中学,上高中,再上大学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眼中的水滑出眼眶,在满是青紫的脸上滑落。

    他不愿让人看到他哭,冲到顾锦的怀中,身体颤抖着无声哭泣。

    被收养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激动,因为打心底里留有退路,给自己假设即使被收养也能被丢弃,所以不敢过分依赖。

    可如今顾锦的打算,以及她的保证,终于还是打破了安明霁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顾锦搂着他,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,温柔道:“去了万海市我会让你上学,只要你好好学习我一定会让你上完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阿锦姐姐——”

    安明霁哽声道谢。

    顾锦抱着他,一下一下拍打着他的后背,许是她的动作太温柔,安明霁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小孩浓密的睫毛还在一颤一颤的,可见睡得也不算安稳。

    顾锦就这么一下一下地拍打他的后背,人完全沉睡过去后,她才将安明霁轻轻放回床上,为他盖上屋内床上仅有的被子,又怜惜地擦了擦他脸上的泪。

    她没有告知安明霁,两人想要去万海市上学,需要的费用是一笔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去万海市一中自费是大头,那是一笔高额费用,没有人是不可能进去的,找人所要给的贿赂也是一笔不少的钱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她是身无分文,还要担负安明霁去市里上学的费用,以及两人今后的生活费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顾锦也坚决要去万海市上高中,市里的学习知识要广泛,所接受的教育是不同的,她需要一个高的起点,为了以后的生活,也为了与京城甄家打擂台。

    她相信两年后,甄家的人一定会再来,而她不会像上一世一样跟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她要有自己的底牌,她要挣钱,挣很多很多的钱,不再被人当做棋子。

    这几年深市的股市非常关键,只要抓住机会她一定会大赚一笔。

    还有九几年的万海市股市,造就了多少富豪,既然重回这个时代,她如何不把握这么好的机遇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切的前提,她要有钱,有周转的资金。

    顾锦掖了掖安明霁脖子上的被角,起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钱,她会赚的,在这遍地都是商机的年代,只要她胆大抓住机遇,就一定会赚到她所需要的本金。

    院子内村子里的人比之前多了,面孔也陌生了不少。

    顾锦知道这是又一波上门买肉的村民。

    她走到大伯跟前,扫了一眼带血丝的野猪肉,开口:“大伯,把猪头,猪大肠,还有肝脏都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这些干什么,想吃肉让你大伯给你切块好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正收钱的陈红头也不抬开口。

    顾锦:“我只要这些,想要做卤煮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