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知道顾敏敏的,他偶尔村子里看到她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不过她有个非常出名的哥哥,那些人也就偶尔逗逗她,不敢真的将她欺负狠了。

    有时,他非常羡慕顾敏敏,这么胆小害羞的人,有个疼她的哥哥保护。

    而如今,安明霁不羡慕她了,因为他也有人保护。

    从那天阿锦姐姐站出来,从此也有人护着他。

    怕门外的顾敏敏再出声吵醒阿锦姐姐,安明霁起身下地来到房门前。

    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吓了顾敏敏一跳。

    她望着站在门内,被村里人称为狼崽子的安明霁,小声道:“我妈让我过来喊你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应了一声,回头看了一眼屋内床上的人,随即走出房间将门关上,他跟在顾敏敏的身后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院子里的自行车是村长家的吧,我记得村长家的那辆自行车后座垫着木板子。”

    顾大伯的声音在厨房内响起。

    陈红正在灶台前盛饭,“谁知道,准是阿杰那小子借来的,今个喊了他好几回了还不起来,懒死他算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顾敏敏领着安明霁来到厨房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跟顾大伯都坐在桌前,陈红站在灶台前盛粥。

    看到顾敏敏进来,喊道:“过来端粥!”

    顾敏敏也不出声,脚步却往灶台前走去,将盛好的粥一碗一碗端到桌前。

    安明霁见此,也跟着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陈红看了,面色不郁:“你去坐着,这里不用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她都收了锦丫头那一百多块钱,哪里能让这小崽子干活,若是让锦丫头知道了,把钱要回去那可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安明霁端着手中的碗,听陈红这一嗓子,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陈红站在灶台前瞪着他,安明霁迎上她的视线,眼中没有害怕,却有迷茫存在。

    他已经好几年没跟人共处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顾老爷子出声解围:“小安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动了,端着手中的粥走到老爷子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今早的早饭,饭桌上少了两个人,顾锦跟顾家杰。

    两人一觉睡到中午,还是被家里院子的大嗓门说话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顾家杰顶着鸡窝头,走出屋子看到院子中又有人来买肉,还有前来凑热闹的人在院子里说着话。

    他烦躁地撸了一把头发,打算转身回屋继续睡。

    “杰子!杰子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声音还挺响亮,院子里的交谈声都因这洪亮的声音,有了片刻的停顿。

    顾家杰回头,看到好兄弟五仁朝他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方身上穿着补了好几块补丁的裤子,上身穿着磨损卷边露线头的秋衣,套了一件肥大的工装外套。

    隔壁村的好兄弟来找他,顾家杰也没了睡回笼觉的念头,他对走来的伍志仁问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知道你家宰猪,我过来看看!”

    顾家杰眉头一挑:“都传到你们村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听着那些酸言酸语,可真是羡煞旁人。”伍志仁满脸灿烂的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