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此顾家杰不可置否,他知道这事搁谁家都得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伍志仁拍了拍他的肩膀,皱着眉说:“我刚去原子家敲门,他家门没锁,可里面也没人给我开门,那小子哪去了?”

    顾家杰猜对方可能跟他一样,在家里睡大觉呢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也正是他,刘平原,伍志仁三人决定去黑市倒卖东西。

    昨个是堂妹要去黑市卖东西,这才叫上同村的刘平原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肯定还要去黑市,顾家杰也不能就他跟刘平原两人挣钱,忘了伍志仁这个兄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顾家杰揽着伍志仁往屋内走:“来来,兄弟跟你说点事。”

    兄弟两人往屋内走去,至于接下来五仁通知如何激动,情绪如何兴奋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厢房内的顾锦已经醒了,她一睁眼就对上安明霁认真的双眼。

    小孩脸上的伤淡下去不少,依稀能看出他乖巧清秀的容颜。

    顾锦掐了掐眉心,打了个哈欠,声音懒散地问:“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安明霁回头看了一眼房间的表,“快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?”顾锦从床上坐起来,轻轻蹩眉。

    见她这迷糊的模样,安明霁问:“阿锦姐姐你昨晚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?怎么这么问?”顾锦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肯定没好好睡觉,不然怎么会睡到下午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刚刚也是猜的,可瞧着对方眉头一挑,没有第一时间否认,就知道他这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顾锦笑了笑,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但是也没有反驳,这也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她起身穿上暗红的外套,这是她的养父顾德浩从部队上捎回来的,已经洗的发白。

    “外面怎么这么热闹,又有人来买肉了?”

    顾锦一边穿衣服,一边开口问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:“有买肉的,更多的是来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吃饭没?都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安明霁乖巧回答:“早上吃的棒子面粥,还有杂粮馍馍,昨个剩的红烧肉,还有两个鸡蛋。中午吃的肉熬菜,就着杂粮馍馍,可香了!”

    听到他早上吃了两个鸡蛋,顾锦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安明霁明显比其他小孩矮,身子骨更瘦弱,他都需要补充很多营养。

    看来大伯母将她昨个的话听进去了,并没有亏待小孩。

    她走到洗脸盆架子前,准备端盆去外面洗脸,却看到盆里盛了半盆子清水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打来的水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安明霁小脸上露出乖巧的笑。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顾锦夸完对方,开始洗脸漱口。

    都收拾完,顾锦对坐在床边乖巧的小孩招手:“走,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快步走到她跟前,两人手拉着手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门外靠近右边厢房说话的人,看到了顾锦与安明霁走出来的身影,都停下了嘴边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村里的小狼崽子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呢,他怎么在这?还收拾得挺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再干净也是个白眼狼,之前那谁家不是收留他几天,听说在人家里偷吃东西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了,是刘老二家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