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人的议论声,传到了顾锦与安明霁的耳中。

    前者倒是无所谓,并没有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安明霁听到那些言论确无法忍受,他的手不禁开始用力,浑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的不对劲,顾锦连忙停下脚步,蹲下-身握着他的双手,轻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对上他通红的双眼,顾锦有些心疼了:“别听他们说的那些话,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别怕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咬牙委屈出声: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在刘老二家经历的一切,他就忍不住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小安,你说没有就没有。”顾锦将人抱在怀中,冷冷地扫向之前出声的几个妇女。

    中间胖胖的女人,被顾锦这目光瞪的有些发怵,十分嫌弃的开口:“小锦你瞪我也没用,谁不知道他是个白眼狼,好心收留他,他却不知好歹偷吃,还打我们家孩子!”

    “是了,刘老二的孩子被他打得耳朵都裂开了口子。”

    “作孽哦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跟着应声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这些人爱怎么交谈,安明霁都无所谓解释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不同了,他不想让阿锦姐姐误会他。

    安明霁红着双眼,瞪着那几个人,冷冷道:“我没有偷吃,是他们打我!”

    可惜,没人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顾锦拉着手中的小孩的手,站起身,望着中间胖胖的女人,毫不客气道:“刘二婶,若是我没记错的话,您家给刘奶奶的吃食都嫌多,就连糟糠冷水饭都嫌多,对待自个婆婆尚且如此,你们会这么好心收留小安?”

    胖胖的女人,正是刘老二的媳妇。

    之前安明霁小狼崽子的名声传出来,也正是因为村里赖子,刘老二家收留了小孩几天,后来传出他偷吃,还将刘家的孩子刘大鹏给打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,她相信其中必有内情。

    刘老二媳妇被顾锦这一怼,登时不乐意了,她男人是村里的赖子,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对方脸上露出怒意:“你他娘的放屁!当初可是我们家大鹏看这白眼狼可怜,带他回家吃饭,可他吃了饭不感恩还偷吃,被逮住就打我们大鹏,这不是白眼狼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呵!”顾锦冷笑:“这村里谁不知道你家的孩子,那可是村里的恶霸,没少抢夺别人家孩子的吃食,欺软怕硬的东西!

    咱们将村里的孩子都集合起来,看看是不是都被他欺负过,抢过这些孩子们吃的,看小安可怜带他回家吃饭?脸怎么这么大呢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!”

    在两人对峙的时候,院子里的其他人都被这阵仗吸引过来围观。

    听到顾锦的话,有人憋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刘老二媳妇脸拉了下来,虽然她也知道自个儿子的德性,可也不乐意被人说出来。

    她掐着腰,一副要干架的模样:“你说谁呢?你他娘的才不要脸,你才是欺软怕硬的东西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是个什么玩意儿!不过是个爹都不清楚的杂种,贱蹄子,还真拿自个当回事了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