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家杰本来还担忧的面孔,在看到堂妹这一手,脸上的神色是半担忧半震惊,这让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至于瘸老六的那些手下,也被顾锦出手震慑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那反应快且蠢的,直接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六哥!”

    那人手里还拿着一把短刀。

    看到他手中的刀,顾家杰目眦欲裂:“小锦小心!”

    顾锦回头瘸老六的手下刚好冲过来,她掐着瘸老六的手上力度不减,抬脚朝冲上前的男人一脚踹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那人被一脚踢飞到虚空,再快速落在地上,哀嚎声紧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这一下,不比之前瘸老六挨得那一下轻。

    刘泉看了一眼地上摔得不轻的男人,再抬眼看向顾锦,以及她手里进气少出气也少,脸色变得青紫的瘸老六,他不受控制地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再不松开,瘸老六就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抬眸,望着被她掐着脖子高高举起的瘸老六,双眸中闪过冷光。

    她的胳膊一挥,手中的瘸老六再次撞到不远处的墙上。

    嘭一声响,快没了半条命的瘸老六再次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瘸老六呼吸着新鲜空气,不顾身上的伤势,双手捂着脖子不停咳嗽。

    顾锦的声音似是含着冰碴子:“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,否则我有一百种法子让你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瘸老六哪里能听到她的话,此刻他死里逃生,缩在墙角不停地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知道顾锦就在他不远处,他不敢有半分动作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手里有人命,所以没有人轻易敢招惹他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这县里比较有实力的刘泉,不是也不敢动他。

    今天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滋味儿,那感觉让他毛骨悚然,太过惊恐!

    顾锦瞧着他怕了的模样,伸手捏了捏竹篓绳子,转身寻找顾家杰的身影。

    见对方脸上表情是说不出的扭曲古怪,表情是在太过精彩,不足以用言语来形容。

    但他这么大小伙子长得还不错,奈何配上他这扭曲的表情,简直丑的没眼看。

    顾锦捏着竹篓绳子朝堂哥走去。

    刘泉见顾锦放开了瘸老六,松了口气,颇为忌讳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之前她露的那一手,当真不容小嘘。

    想到对方是来对交易的,他冷冷盯着瘸老六那些手下:“还不带着你们老大离开!”

    之前还咋咋呼呼的人,闻言手忙脚乱的抬起院子里的男人,还有墙角处没缓过来的瘸老六离开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就像是小院里有狼在追他们。

    这些人走后,大力将大门紧紧关上把门插上。

    他转身快步走到刘泉跟前,指着顾家杰跟顾锦两人:“泉哥,这就是我昨个跟您说的,可能手里有野人参。”

    刘泉点了点头,将视线放在顾锦身上,说:“小姑娘身手不错。”

    顾锦将脸上的布巾都摘下来,露出了她的真面容。

    听到刘泉跟她说话,她礼貌地对人点点头,然后将背上的竹篓摘下来,客气地问:“我手里有野人参,不知道您给什么价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