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的手伸进竹篓里,借着拿东西的动作,将完整的野人参从空间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看这野人参是什么品相。”

    话刚落,顾锦放在竹篓的手拿出来,手上拿着的正是一支个头不小的野人参。

    看到这完整的野人参,就连须子都密集的留在根部,刘泉睁大了双眼满眼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顾锦将他的神色看在眼中,问:“您看这支人参值多少?”

    刘泉看见人参双眼都直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见识的人,以往去市里跟着老大也见过不少的稀罕物,这人参自然在其中,可是须子这么完好,个头这么大的野人参倒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记得有一次海哥带他交易过一次人参,海哥就是他老大,那支看着个头不大的人参还要好几万呢。

    “三千!”

    刘泉鬼使神差的张口就报了个价。

    走过来的顾家杰在听到这个价钱,脚下一滑,差点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三千?竟然会值这么多钱!

    顾锦盯着刘泉看,直把人看的双眼发飘。

    见他不再开口,顾锦也十分干脆,将手里的野人参往竹篓里放。

    “看来您是没有兴趣做这笔买卖。”

    刚才刘泉眼底的忐忑与兴奋,都被顾锦看在眼中,她知道手里的人参,比她所想的还要值钱。

    她拿出来的这支野人参,该说是从青鸾山上挖出来最大的一支,只卖三千倒真的是白菜价了。

    刘泉见此,赶紧出声阻拦:“别别别……咱们好商量,好商量!”

    前世顾锦虽然不太清楚这时候人参的价位,却也知道有年头的野人参很值钱,尽管这个年代的经济还不太好,那也是稀有物。

    黄金有价参无价,这上了年份的野生人参是卖一支少一支。

    顾锦抬头盯着刘泉看,好看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刘泉摸了一把光头,刚才他也是大脑发热,想着将这人参糊弄过来,做买卖嘛哪里有不贪心的。

    可惜对面的小丫头不好骗。

    既然骗不了,那就光明正大做生意,他神色坦然道:“你这姑娘当真不好糊弄,你先把人参给我再看看,今个买卖做成了可不是小数目,数额太大我也做不了主,若是人参货真价实,我带你们去趟市里找我老大看看再定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顾锦也大气,把准备放竹篓的野人参,直接送到刘泉的手中。

    后者捧着手里的野人参,清清楚楚看到人参根部的密集须子,那一根一根的都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刘泉对手中的人参摸了又摸,这摸得可都是钱啊。

    他感叹道:“我虽然不懂人参却也知道,一年参不如草,十年参是精品,百年参是极品,千年参便是仙,要跪拜的。

    姑娘手里这支人参,是我见过最好的品相,你若是有心气卖,我明早带你去市里见我上头的老大。”

    他将人参小心翼翼地交还给顾锦。

    后者接过人参,果断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约个时间,明个上午十点以后我有空,我开车拉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刘泉满脸上是意气风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