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锦荣:“现有的成品最低三十块,订做要看用料跟样式来定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价钱,顾锦眉头都没有皱一下:“行,您先找两件我能穿的试试。”

    陆锦荣弯身从柜台内找了两件成品旗袍,一件是印着荷花图案,青白蓝色的旗袍。

    清水出芙蓉,荷花自古被称为君子之花,有出淤泥而不染之圣洁,它表达了华国人对于清廉素雅的追求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件旗袍,白与蓝的色彩清新自然,下半衣料淡淡荷花戏池鱼,生动活泼而雅致。

    另一件是绣着牡丹图案的旗袍,牡丹花开富贵,是华国人喜爱的花种,自古以来关于它的吟咏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它象征着富丽,象征着灿烂,也代表着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    富丽花朵的旗袍显出富贵逼人,雍容华贵之态,甚是美丽。

    顾锦对这两件旗袍都非常心水,她抬头望着柜台内的中年男人,目光深了几分,这人的手艺是真不错。

    “试衣去那边。”

    陆锦荣指着柜台不远处,简易布帘搭建的试衣间。

    顾锦拎着两件旗袍走进布帘中,顾家杰跟上她的脚步,守在布帘前站立,谨防别人唐突了堂妹。

    将两件旗袍都试了试,顾锦穿着那件印着荷花戏池鱼的旗袍,将盘口都系好,掀开布帘走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堂妹穿着包身旗袍,完美显露出她妙曼身材的顾家杰,双眼都瞪得特别大。

    这要不是他妹子,他都要有点什么想法了。

    顾锦将那件牡丹图案的旗袍拿在手中,另一只拿着她换下来的衣服,走到柜台前,问眼中闪过惊艳的中年男人:“这两件旗袍多少钱?”

    陆锦荣双眼上下盯着顾锦看,那目光恨不得黏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一旁的顾家杰看他双眼越来越放肆,走上前拍了拍玻璃柜台,帅气的脸上露出凶狠:“眼睛看哪呢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陆锦荣收回视线,脸色带着几分羞赧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穿我家的旗袍如此合适,穿出了属于它的韵味儿,那种感觉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孩子有了最完美的归属,一时间看得情不自禁,还请两位见谅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眼中对衣服的痴迷,顾锦笑了:“我能理解,不知道这两件旗袍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这件荷花戏鱼池的旗袍面料比较复杂,价钱要高一点卖三十五块,另一件芙蓉旗袍三十块,总共是六十五块。”

    听到价钱顾锦点了点头,这价钱不贵,主要是出自手工。

    每做一件旗袍,至少需要花费三天的时间,而且做工复杂很是费心神。

    顾锦从脱下来的外套兜里掏出一卷大团结,数了六张交给柜台内的陆锦荣,又拿出一张五块的票子递给对方。

    她笑着问:“您是一直都在这吗?以后我可能还会来找您订做旗袍。”

    “在,一直都在,我在这都好几年了。”陆锦荣点头,声音有着无法掩盖的激动。

    在看到顾锦穿上他做的旗袍时,他心底就有想要给对方亲自量身,做出适合她的完美合身旗袍的想法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