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家杰听到对方问话,他看向身边的堂妹。

    顾锦神色淡然:“我手里倒是有几根,不知道您能吃下去多少?”

    她走到堂哥身边,将对方手里的皮箱拿过来。

    裘强海听到她这话,将吸到嘴中的烟雾吐出来,颇有兴致的盯着顾锦看。

    他态度散漫:“那要先看看人参的品相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顾锦在屋内打量着一眼,提着黑色皮箱走到不远处的长桌前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众人将箱子放到桌上,在打开箱子的时候,把空间里的野人参拿出来三支,个头都不算小。

    人参下面摆放的是装在透明塑料袋的衣服,里面的衣服是给小狼崽子买的,还有给堂妹的。

    三支人参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塑料袋上。

    顾锦转身对坐在沙发上的人说:“不如您过来亲自看看。”

    在她转身的时候,裘强海就看到了摆放在皮箱里的野人参,人参须子都跑到箱子外面。

    他脸上散漫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,起身大步走上前。

    刘泉,顾家杰等人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走近的裘强海在看到箱子里的三支野人参,不禁倒吸口气。

    他将手里的烟递给跟上前的高壮男人,伸手将其中一支最大的野人参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!这人参都超过百年了吧!”

    顾锦站在一旁笑而不语,具体多少年份她也说不好。

    不过肯定年份久远,就算没超过百年也有百八十年。

    裘强海将手中的人参放到桌上,将皮箱里剩下的两支人参也看了看。

    他压下心底的震惊,站直了身体,目光放在站在身边的顾锦身上:“不知道姑娘你想要卖个什么价钱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似是废话。

    顾锦秀眉微挑,跟对方打太极:“不知道您出多少?”

    裘强海垂眸,盯着桌上的两支野人参看:“我能出六万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刘泉,顾家杰听到这个数,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今个为什么站在这,大家都清楚是为了能将人参卖个好价钱,可怎么也想不到会卖到六万的天价。

    顾锦唇角噙着淡笑,她从桌上拿起三支野人参最小的一支:“这支可以六万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盯着她手中的人参,面上露出苦笑:“我说的是这三支给六万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也说了六万只能买这一支。”

    顾锦虽然不太懂人参,却也知道在后世,有百年人参拍卖出五百多万的高价。

    后世与如今这个年代的物价相差三十倍。

    她最大的那支野人参,最少也能卖十多万,可眼前的人六万就要三支,当真是以大欺小忽悠傻子呢。

    裘强海摩擦着指间,脸色没有露出不悦,他问:“那你想要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顾锦勾起唇角:“您这话问的,我若是知道能卖多少钱,今个也不会站在这里,既然相见就是缘分,您若是诚心做这笔买卖就给个实诚价。

    实话跟您说,我这手里还有不少野人参,咱们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合作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由让裘强海有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他指着桌上的三支人参:“你手里还有跟这一样品种年份的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