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自然。”顾锦非常坦诚。

    她手里还有几十支野人参,这些够她赚到日后所需的资金。

    而且她暂时不会再进青鸾山挖人参,她的目标并不是靠卖人参发家致富,而是有更远大的野心。

    青鸾山是有野人参,可一支好的野人参至少需要非常久的生长期,在极其缓慢的生长过程中,要经受冰冻、暴雨、病害等自然灾害的侵袭。

    还会经常遭遇虫嚼鼠咬,野人参的存活率非常低,每棵存活下来的野山参都历尽磨难。

    就连她在上山挖出来的这些人参,也有很多有些瑕疵。

    青鸾山如此大,她也没精力冒着未知的危险去寻找野人参。

    也许以后有机会还会去,眼下她是不会再去,再过几个月就要去上学,她还要养小崽子,还要抵抗一个月后的雨灾,还要去一趟深市,很多事等她忙。

    所以能跟眼前的裘强海合作,对她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方便问一下你手里有多少吗?”裘强海眼底闪过亮光。

    顾锦眼尾扫向桌上的三支人参:“大概几十支,不过品相都没有这几支好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盯着她认真看了一会儿,他摸了摸下巴,说:“好,那我也给你说个实在价,去年经我手卖出去一支野人参,比你这个头小一半,而且须子也不完整,卖了三万八。

    你这最大的野人参我最多能给到十万,若是送到拍卖会也许得到更多一些,不过万海市的拍卖会要等到年底才会开场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长了四万,还是单支卖出十万,站在身边的刘泉等人,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。

    再看比他们年纪小的顾锦,还是一脸的淡然从容,脸上尽是平静,当真不属于她这年纪该有的镇定。

    顾锦:“可以,那另外两支呢?”

    裘强海再次将那两支人参看了看,神情非常肃穆,仔细查看了根茎须子。

    将人参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,报了个价:“这两支我可以出八万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顾锦轻轻摇头,满脸平静之色。

    “最多八万五!”裘强海咬牙。

    “九万。”顾锦摸着那两支人参,“这两支虽然个头不大,可须子都完好。”

    她以灵力挖出来的人参,多卖一些才不会太亏。

    裘强海盯着顾锦看,半晌笑了:“你这丫头当真是一点亏都不吃。”

    顾锦将眼睛眯起月牙的弧度,笑着说:“我这人什么都爱吃,就是不爱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从哪给我找来个难缠家伙!”裘强海对刘泉佯怒道。

    后者一脸惶恐,笑着开口:“哪是我找上的这祖宗啊,我可没这能耐。”

    刘泉在听到这三支人参的价,一颗心都忽上忽下的,感觉今天真的是好运,以后在海哥面前也算有点地位。

    果然,裘强海笑着说:“今个记你小子一功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海哥,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顾锦走到桌前,从皮箱中找到她新办理的身份证,将其放到针织开衫的兜内,把皮箱子合上锁上,将其拎起来交给一旁的顾家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