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对站在眼前的男人说:“十九万太多我带不走,需要去趟银行开个户。”

    裘强海拿出手机,对顾锦说:“好说,一起去,我也要去银行提钱。”

    他拨出去一个电话,问的是某银行的行长在不在,十九万不是小数目,必须要行长签字的。

    得知对方在,他告知对方一会儿过去。

    裘强海亲自带顾锦跟顾家杰去的银行,刘泉跟大力留在了宾馆中。

    加上司机四人坐在车上刚好。

    车停在万海市最大的银行,行长亲自出来接待裘强海,从双方的谈论中,顾锦这才知道裘强海竟然是万海市二把手的小舅子。

    行长接待他的时候,三番两次问道裘强海的姐夫,问最近上面有什么指示,尤其是他们银行这一块会有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裘强海一如既往的散漫,跟对方寒暄了一会儿,指着顾锦对行长说:“给这丫头开个户存钱。”

    行长看到顾锦,眼中闪过一抹惊艳。

    惊艳的不止是顾锦的容貌,更是她别具一格的穿着。

    他清楚这是裘强海带来的人,非常客气:“这位小姐,可有身份证?”

    华国前几年就开始试行了身份证,如今用身份证的人越来越多,而且都是有点身份的人才会办理。

    顾锦将兜里的身份证拿出来,递给银行行长,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行长亲自给顾锦办理的开口,对方开了户,扫了一眼桌边的折子跟行卡,抬头问:“小姐,您是要办理折子还是行卡?”

    顾锦毫不犹豫:“行卡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对方快速办理完,递给顾锦一张红白灰三种颜色拼接的行卡。

    行卡是华国很有身份代表性的存在。

    很多人办理了行卡,都会把它放到钱夹最明显的地方。

    裘强海看到顾锦不带犹豫的选择行卡,甚至还非常自然的接过,也不一个劲的盯着卡看。

    根本不像他办理的时候,那种喜不自胜爱不释手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不禁让他对顾锦更加起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孩身上有让人探索的神秘谜团,根本不像刘泉说的乡下丫头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裘强海掏出他的钱夹,从最显眼的地方将他的行卡拿出来,将其递给坐在柜台里的行长。

    “从我这张卡里划出十九万到这丫头的卡上。”

    行长接过他的行卡立马办理,又将顾锦的卡要了回去。

    等钱打到卡里,顾锦拿着她那张银行卡,对裘强海摇晃:“多谢海哥慷慨,天色不早了,我们还要早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路程太远耽误你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送你们到车站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裘强海其实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,再认真研究那三支人参,之前说是送顾锦回去也不过是客气话。

    在将这对堂兄妹送到汽车站,他目送两人下车,对站在车旁的顾锦笑着开口:“希望我们下次还有见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如此有深意的话,顾锦怎么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这是惦记着她手里剩余的野人参呢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