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顾锦将家里所剩不多的大米都蒸了饭,说过要搬一袋子大米回去的。

    供销社的精米六毛一斤,顾锦选了一袋五十斤的大米买下来,花了三十块钱。

    这手笔在镇上的供销社是少有的奢侈。

    顾家杰搬着大米放到自行车的大梁上,顾锦坐在自行车后座,两人往家的方向骑去。

    坐在自行车后座的顾锦,心中想着家里的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到她放在枕边的信,有没有好好吃饭,有没有在家复习。

    自行车骑到村口,速度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家杰盯着村口看:“小锦,你看那是不是小安?”

    听到小安,顾锦抱着手中的皮箱,歪头朝前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眼,让她带着笑意的眸子瞬间冷下来,眼底的眸光如寒冰般。

    她招呼都不打一声,直接跳下车,将手中的皮箱扔到地上,飞奔冲向村口。

    在那里,她捧在手心里精心细养的小孩看,正在被人群殴。

    情况比她重生那一天还要惨烈,有两个孩子桎梏着小狼崽子的胳膊,让他不能动弹没有任何挣脱的机会,就这么无助地被那些人撤嘴巴子。

    小孩的嘴巴都被撤红了,脸也肿起来。

    顾锦看到这一幕双眼都红了,她冲上前不顾以大欺小,将那几个孩子一脚踢飞一个。

    脚上只用了两分力度,不过也够这几个孩子受的。

    安明霁身上的桎梏被松开,他疯了一般冲向那几个孩子。

    他疯了一般用脚踢那几个人,用手扇他们的脸,打得几个孩子不停哭。

    安明霁停下手中的动作,他盯着瘫倒在地满眼惧怕之前的欺负他的人,他双眼通红发出无助的哀鸣声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他刚才有一瞬间是想要杀了这几个人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就要欺负他,他从来没有招惹过他们,为什么就不放过他!

    安明霁的情绪根本不受控制,尤其是看到倒在地上,只能任由他踢打的刘大鹏,他蹲下-身伸双手狠狠地掐住对方脖子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放,放开!”

    无法呼吸新鲜空气疯狂的反抗,刘大鹏扭动着胖胖的身体,想要挣脱安明霁。

    奈何安行凶者已经陷入了疯狂中。

    “还看着干什么,把他们分开啊!”顾家杰骑着自行车看到这一幕,焦急出声。

    见堂妹站着不动,他停放好自行车就要过去拉架。

    顾锦一把拽住他,死死地盯着安明霁跟刘大鹏。

    她认出来被安明霁掐着的小男孩,就是村里赖子刘老二的儿子,也是她重生第一天就欺负过安明霁的人。

    顾家杰看到安明霁脸上的狠劲,跟刘大鹏脸上的颜色变得青白,急道:“小锦,再不拉着一会出事了!”

    顾锦松开他的衣袖,抬脚朝安明霁走去。

    在路过周围其他几个孩子的时候,他们纷纷露出害怕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扫了众人一眼,冷声道:“不想死就滚!下次再看到你们欺负小安,我让你们永远瘫在床上!”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威胁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孩子打小狼崽子的时候,她真的很想让这些孩子都消失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