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知道自己这样不对,心理有些阴暗,可是她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时候,顾锦终于明白经历了前世的种种,她所有良善早被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仅剩的耐心与良善都给了小狼崽子,这个前世为她报仇,将她安葬的孩子。

    顾锦走到安明霁的身边,将人从身后轻轻拥住。

    她温柔的嗓音在小孩耳边响起:“小安松手,为了这个东西脏了手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温暖的怀抱,熟悉的气息,安明霁的神志慢慢回归。

    手中掐着的刘大鹏已经在翻白眼,只要再用力一些,一条人命就没了。

    顾锦温柔的嗓音安定了安明霁的疯狂。

    他的手慢慢地松开,缓慢的转过头,看到身后抱着他的人是顾锦,小孩双眼再也不受控制落下一串串眼泪。

    “阿锦姐姐——”小孩哭着喊人。

    他似要将这几年的所有委屈都哭出来。

    最让顾锦心疼的是,小崽子哭了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乖,不哭,我保证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,小安不要哭。”

    顾锦将人从地上抱起来,远离从窒息中缓过来的刘大鹏。

    周围的其他孩子都已经被顾锦吓跑了,死里逃生的刘大鹏吓坏了。

    他缓过劲来,在地上往家方向爬去,裤,裆都湿了一大片,竟是吓尿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顾家杰一时间有些同情,在地上跟肉虫子一样挪动的胖子,惹谁不好惹到他堂妹。

    “小安乖,不哭了,阿锦姐姐保证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欺负你,不要哭了,你哭的姐姐心都碎了……”顾锦还在安慰着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温柔的嗓音,轻柔拍小孩背的动作,脸上心疼的神色,深刻让人知晓她对安明霁的看重。

    顾家杰抹了一把脸。

    心道不对,应该说是小胖子惹到堂妹当眼珠子护着的小狼崽。

    安明霁一抽一抽地趴在顾锦的肩膀上无声哭泣,看到刘大鹏爬着离开,他狠狠擦了一把脸,有些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好没用,竟然再一次在阿锦姐姐面前被人打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他有些抬不起头来,不管顾锦怎么哄他,就是死死埋着头。

    小孩太过倔强,顾锦对顾家杰露出无奈的神色:“杰哥,我先带小安回家,皮箱你放到后座驮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先走,箱子我一会绑后座。”

    顾锦抱着小孩往家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各种安抚,小崽子还是埋在她肩上不抬头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顾锦发现之前她打的那几个孩子家长找来了,各自领着自家被小狼崽子打花脸的孩子,除了刘大鹏的爹妈不在,三个孩子的家长都在。

    “看看我家孩子这都被打成什么样了?孩子一直喊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孩子也是,这脸都不能看了,今个你们顾家必须要给个说法!”

    “小锦这丫头也太狠了,她怎么对孩子下得去手?!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小狼崽子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,谁家碰上他这个灾祸就没好事……”

    院子中,那些家长跟顾德昌与陈红对峙。

    顾锦抱着怀中的小崽子踏进院子中,冷冷注视着那些人,眼中闪过嘲讽的光芒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