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崽子,说:“我也不差这点钱,就是想要让人知道,以后再有人欺负小安,先掂量掂量家里够不够赔。

    还有陈寡妇她们,总该让她们的孩子也吃一番苦头,不能小安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她们的孩子还安然无事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话意思,陈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她拍着胸保证道:“多大点事交给我,那陈寡妇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,这个贱人上次还往你大伯身上靠,一股子骚气,看我今个不办了她!”

    顾德昌站在一旁听到媳妇这话,连忙出声反驳:“瞎说什么,我不是躲开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巴不得她沾上你!”陈红一瞪眼,顾德昌就知道继续下去,肯定没好果子吃,他这人最怕麻烦。

    转身进了房间,不理会她们女人那些弯弯绕绕。

    顾锦笑着道谢:“那就辛苦大伯母了,这欠条上的钱要回来都归您。”

    “锦丫头这多不好意思,这都是你花了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伯母该得的。”顾锦说完,拉着手中的小孩回屋。

    陈红站在原地,盯着手中的欠条看。

    她认识的字少,但也认识那五跟十,她这手里拿着的可是一百五十块钱啊,心跳渐渐加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屋后,顾锦脱了外套,从皮箱中拿出一个铁桶,上面写着麦乳精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在百货大楼的时候,看到麦乳精第一时间她就想到的,就是家里营养不良的小崽子,眼下她非常庆幸买下它。

    “小安坐会儿,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给做一些。”

    医生的话她听进去了,决定给小孩弄点有营养的东西吃。

    见她要走,安明霁连忙伸手拉住顾锦的手。

    “阿锦姐姐,我要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看到小孩眼底的不安,顾锦伸手拉住他的手,“那就一起。”

    两人手牵手来到厨房,顾锦找到蜡烛点上,让小孩坐在一边板凳上,她看看厨房有什么现有的食材。

    家里现有的野猪肉,大米,野菜,所剩不多的面粉,还有一些杂粮馍馍,红薯。

    顾锦看着这些食材,盛了一碗面粉,拿了几颗鸡蛋,决定给小孩做鸡蛋饼吃。

    “啊!杀人了!顾家杀人了!”

    从外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,熟悉的嗓音正是陈寡妇。

    陈红不过是手持着棍子走出来,就把人吓到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小人洋洋得意,面上却比陈寡妇还凶:“你特娘的的鬼叫什么,骚狐狸!看见个男人就走不动道骚货!别以为大家不知道怎么回事,你就占着理了!

    你们家孩子把小安打的都浑身是伤,那孩子现在活着都庆幸,不能你家孩子是个宝,别人家孩子就是草啊?今个这事别说你没完,我们老顾家也没完,别以为我们顾家人就好欺负!

    你现在要么把去县里的医药费给了,小锦花出去的可是一百多块呢,一家赔五十块你可不能昧着良心赖了,要么现在带着你的宝贝儿子混蛋,等着明天我去找村长说道说道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、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