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锦丫头你咋起这么早?”

    站在厨房门口的陈红,看到厨房中的顾锦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不是说顾锦懒,而是她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做过早饭。

    听到大伯母的声音,顾锦回头实话实说,没有任何邀功之意:“医生说小安身体不好,我起来给他熬汤喝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陈红脸上的震惊消去不少,心底还有些吃味。

    养了这丫头这么多年,这还是头一次见她对一个人好。

    收养那小狼崽子,还当眼珠子护着,带去医院一花就是一百多,现在还起早贪黑照顾对方。

    陈红抬脚进了厨房,闻到蔓延在屋内的肉汤味儿,被勾起了肚子的馋虫。

    可她也不会跟一个孩子争夺吃食。

    她走近顾锦跟前,看到另一个灶台闲置着,摸了摸青砖还带着热乎气。

    “你都做了啥,够不够一家吃的,不够我再做点。”

    顾锦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沾染的面粉,嘴上说:“不用了,我煮了一锅粥,摊了七八张野菜鸡蛋饼,还有蒸了五六个鸡蛋,锅里热着几个杂粮馍馍,够一家人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不用了,陈红的脸色好看不少。

    可随着顾锦的动作还有后面的话,以及看到她身上沾染的面粉,她眼底神色变了变,转头去看她的面粉袋子。

    果然,面粉袋空了,袋子还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顾锦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说:“家里缺了不少东西,吃完饭我去供销社再买一袋面粉来,还有油盐酱醋也都该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人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什么——”陈红在身后小声嘟囔着。

    这话顾锦听到了,可她脚步没有丝毫停顿。

    她心想屋里的小崽子该醒了。

    回屋的时候,安明霁正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别揉!”

    顾锦见了赶紧出声。

    小孩脸上都是伤,尤其是眼眶处一片青紫。

    安明霁刚揉了一下立马停下手中的动作,疼得他是呲牙咧嘴,双眼中的迷茫被水光代替。

    顾锦把桌上的伤药膏拿起,走到床边坐下,“都说了不让你揉,手真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忘记了。”小孩委屈出声。

    这小音调听在顾锦耳中,听得她心都软了。

    她把伤药膏打开,往小孩的脸上涂抹,“有点疼,你忍忍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伤还没好,眼下脸上的伤又多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养好。

    顾锦不是没想过,让小崽子喝空间里的溪水洗经伐骨,能让他身上的伤减轻。

    可喝了溪水后的疼痛有些难以忍耐,她也怕会有什么后遗症。

    顾锦抹完药,把药瓶盖子拧上,“好了,起床穿衣服,带你去吃好吃的去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乖巧的穿衣服,还是昨天的那身蓝白运动服。

    看到他穿上新衣服,顾锦走到不远处的皮箱,将里面给堂妹顾敏敏买的衣服拿出来。

    是一身红格裙子,还有一双小皮鞋,白色袜子。

    顾锦领着穿好衣服的小孩洗了手,抱着怀里的衣服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爷爷,大伯,堂哥,堂妹都起来了,今个难得大家一块起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