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县里,顾锦取了三千块,给了堂哥两千块,剩下的她自己留着用。

    三人在县里买了一些东西,才坐车回去。

    下午,三人到家的时候,顾家杰扛着一袋子精面粉,顾锦手里提着瓶瓶罐罐,油盐酱醋,还有一些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牙缸,牙刷,毛巾,雪花膏,铁皮暖壶等。

    这都是给小崽子用的,暖壶方便他多喝热水,雪花膏是给他的双手涂抹,小孩的手需要好饱保养,他脸上要等伤好了后再抹。

    回家进了院子,他们就听到陈红在屋内的笑声。

    三人进了屋把东西放下,才知道原来陈红今个去找村长,把欠条的事都解决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村长出面解决事,陈家第一时间把陈寡妇送回娘家,说是不要她了从哪来的回哪去,他们陈家没有这样的败家媳妇。

    至于那五十块钱,陈家也是不认的。

    陈红就将顾锦从医院拿出来的条子给众人看,村长把收费的条子都看了看,确定是真的,让陈家抓紧时间凑钱,这笔钱终究是要他们家出的。

    另外两家也都说拿不出钱。

    可这不是她们拿不出钱来,就能不给的。

    陈红也不是吃素的,只要不是对上青山村排得上名的难缠恶婆娘,她都能较量一番。

    最终,在村长的威严中,陈红的撒泼之下,她拿到了六十块钱。

    一家给了二十块,剩下的三十块,每家都欠着。

    最让她狠狠出口恶气的是陈寡妇。

    那个见了男人走不动道的女人,终于滚出村子里。

    陈红这人比较记仇,有一次陈寡妇想要假借摔倒,就要往她男人身上扑去。

    这事她可一直记着呢。

    只要她手里有欠条,那个女人就别想回青山村。

    若是回来了,她立马带着欠条上陈家去。

    听完大伯母的风光要账史,顾锦领着小崽子安心回屋。

    她知道以后村子的孩子,绝对不敢再欺负她家小孩。

    陈寡妇她们就是例子。

    想要碰她家小孩,先掂量掂量家里趁多少家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老二家。

    刘老二媳妇刚从外面回家,急忙忙的去了厨房,从水缸里盛了一瓢水咕咚咕咚喝下去。

    她脸上还挂着后怕的表情,昨晚的事她在外面都听说了。

    此时,她无比庆幸昨个没带大鹏找上顾家,否则今个欠顾家五十块人绝对有她一份。

    陈寡妇她们几个也真是倒霉,惹谁不好,惹顾家的那死丫头。

    刘老二媳妇后怕地拍了拍胸,往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不行,她得去炕头躺一会儿。

    昨个要不是儿子大鹏回来的晚,她肯定带着人找上顾家。

    若真的找去,她也跟陈寡妇她们一样欠顾家五十块钱,到时候再被她男人知道了,肯定会打死她的。

    歪在炕头上,她脸上是由衷的庆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家杰走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刘平原,伍志仁,还有顾锦给的两千块钱,离开了青山村。

    三人坐上绿皮车去了南方倒卖玩具。

    顾家杰临走的时候,告诉陈红去县里找点事做。

    在他走后,顾家一如之前平静如常,除了陈红偶尔念叨两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