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一晃而过,半个月时间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顾锦带小崽子出门,发现村里的小孩都躲得他们远远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站在她身边的小崽子,孩子们眼中有惧怕的光芒。

    看这情况,就知道他们肯定没少被家里教育。

    在乡下里教育孩子,除了巴掌就是笤帚疙瘩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这开始村里的孩子,都开始躲着小崽子走。

    顾锦问过安明霁,这样他会不会感觉孤单。

    安明霁的回答是不会,他觉得现在很好,以前那些人欺负他是家常便饭,他巴不得这些人离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对此,顾锦满心的无奈与心疼。

    若是她能再重生早一点,也许就不让小崽子吃这么多苦。

    将人心疼的抱住,顾锦告诉小孩再忍耐两个月,到时候他们会去万海市上学,那里会有很多朋友跟他一起玩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顾锦发现最近她成了村里的话题。

    这次无关于家里的小崽子,而是针对她的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又不知道是从谁的嘴里传出,说顾锦跟县里的地痞流-氓混不清不楚,说她早就不干净了,根本不是清白姑娘。

    对此,顾锦知道的是最晚的,她虽然带小孩偶尔出去,可其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家里陪小崽子复习功课,其他时间研究营养价值高的吃食,给小崽子补身体。

    家里最先知道的是陈红,气得她骂遍了全村的大嘴巴们。

    顾锦知道后倒是无所谓,她照常给小孩做汤汤水水的。

    这半个多月来,小崽子身上的伤好了七七八八,就连小脸上都有了肉。

    她决定再养养小孩,等他完全好了就教他修炼玄天诀。

    这天,顾锦又一次走进厨房,给小孩做好吃的。

    顾爷爷,顾大伯,陈红,顾敏敏看到她去了厨房,个个脸上露出期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为顾锦的好厨艺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是托小崽子的福,顾锦做什么吃食,都会有家里人一份。

    虽说顾锦做的不是大鱼大肉,可就算是她炒一道青菜,那也是色香味俱全,让人吃得口齿留香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炖的汤真是一绝,一家人最近身上的肉直见长,皆因顾锦的好手艺。

    他们还不知道在未来的半个月时间内,他们即将面临的巨大灾难。

    这将会是他们最后所剩不多的欢愉。

    今个顾锦做的是胡萝卜排骨汤。

    准备好所需要的调料放入锅里,倒入三大海碗水,水沸腾后下排骨,再放入切片的人参,往里面打两颗鸡蛋,最后盖上锅盖小火炖着。

    不出一刻,排骨的诱人香味儿蔓延而出,很快顾家的小院内都是排骨汤的香味。

    到了开饭的点,顾锦去找顾爷爷大伯他们吃饭,然后回屋去喊正在用功复习功课的小崽子。

    “小安,洗洗手吃饭了。”她人未到声先到。

    “嗯,来了!”

    小崽子欢快的声音从屋内传来。

    顾锦走进房间,发现小崽子已经在洗脸盆前洗手。

    她扫了一眼床上的课本,还有记录着密密麻麻的笔记,发现这一上午的时间,小家伙翻了半本书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