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将冲了麦乳精的水杯放到桌上,又把洗干净的苹果递给安明霁,她手里还留着一个苹果。

    她咬了一口清脆可口水分足的苹果,倚靠在门口盯着对面的女人。

    对方也没想到顾锦会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顾锦不过是个乡下丫头,肯定会见钱眼开,没想到结果如此不尽人意,一时间这让她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,随即又了然地盯着顾锦:“你想要多少钱才把这张床铺给我?”

    顾锦将口中的苹果咽下去,眉目一转,眸中光芒如冰:“听不懂人话?说了不给,我们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蛮不讲理!”女人气急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顾锦知道跟眼前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无法交谈,这根本就是个智障。

    她懒得搭理对方,看向女人身后的年轻男人:“第一把你们的东西拿走,我们互不打扰,第二我去找乘务人员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甭管是哪种解决方式,床铺是不会让出去了,他们要是差钱当时就不会买下铺。

    男人闻言连忙动作起来,将下铺属于他们的东西都拿起来,全部堆在了上铺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女人急了。

    “丽丽,这下铺本来就不是我们的,人家不愿意我们不能强人所难。”男人一边搬东西,一边苦口婆心劝着。

    名叫丽丽的女人,气得不停喘气,口不择言:“梁夏,你是不是见她长得比我好看?!”

    “你别瞎说,这本来就不是我们的,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非常头疼,把东西搬完了,好言好语地劝着丽丽爬上铺。

    他对顾锦露出非常歉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丽丽不懂,他却是明白的,只看这姐弟俩拿出来的吃食,就知道他们绝对不像外在穿着那般。

    女的虽然穿着朴素,可男孩身上的衣服看那料子,还有款式就知道值不少钱,还有他们拿出来的吃食,麦乳精,大白兔奶糖,跟新鲜可口的苹果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普通家庭吃得起的。

    他跟丽丽是去深市打工,他工资虽然不少,可平日里也吃不起这么精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小间内安静下来,顾锦三两口把苹果吃完,拿起放在安明霁身边的干净床单,铺在对面空出来的下铺。

    整理好,她转身对安明霁说:“一会儿你困了睡这张床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孩抱着苹果,一边啃一边点头。

    顾锦走到桌前,摸了摸冲麦乳精的水杯温度,感觉差不多了将其递给小孩:“明天看看火车上有没有卖鸡蛋的,这几天忍忍,等回了家再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接过水杯,抬头目光懵懂:“阿锦姐姐,我们这是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小孩这一问,顾锦才想起来还没告诉他去哪。

    想到堂哥的事,顾锦的心情再次下沉。

    她坐在小孩身边,低声道:“杰哥出事了,我们现在去深市,大概要在那边住几天,到了深市你要紧紧跟着我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安明霁用力点头,缓慢垂眸。

    眼中流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,他之前就有这样的猜测,没想到还真的事关顾家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