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看坐在对面的安明霁,发现小孩苹果吃完,又拿起一个梨子正在啃着。

    顾锦手指微动,手上的一点灵力送到安明霁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,没在对方身上发现半点灵力。

    这不由让顾锦眼中闪过疑惑,这段时间给小孩进补的时候,也没少给他空间的蔬菜瓜果吃,怎么没发现小孩身体中有灵力存在。

    她之前就查看过,安明霁的身体并不是不能修炼,但是他身体内一点残留的灵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修炼玄天诀的时候,会不会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让你多花五块钱买下铺,昨晚上铺睡得我浑身疼。”

    楼道外传来熟悉的抱怨声,正是与他们同住一间名叫丽丽的女人。

    顾锦躺在床上,对正在啃梨子吃的小崽子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对方过来后,她把桌上的冲泡的麦乳精递给他:“把它喝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接过水杯,咕咚咕咚把麦乳精当成水喝。

    等他喝完,顾锦从饼干盒盖上拿起一个甜脆瓜吃。

    丽丽跟梁夏的交谈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丽丽听话,再熬十多个小时,我们就到深市了,到了深市我给你买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若不是你在深市有个好工作,我娘都不让我跟你。”

    丽丽明显惊喜的声音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,你乖一点……”男人无奈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走近卧铺小间,声音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在他们进来的时候,安明霁刚把杯子放到桌上,回到床边准备坐下。

    丽丽走了进来,流露出惊喜的双眼对上站在下铺,穿着精致的安明霁目光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盯着她的时候十分阴沉,昨晚还不显,此时那双黑黝黝的眸子盯着她,感觉十分渗人。

    身后的梁夏见她不动,疑惑道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丽丽嗓子有些干哑,她咽了咽口水,非常速度的爬上了顾锦所躺的那张上铺。

    “诶?丽丽你上错床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要这张床铺,怎么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梁夏只觉得女人心海底针,他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行行行,你喜欢在哪张床铺就在哪。”

    他从随行带的行李布袋中,拿出两个鸡蛋,将其中一个送到丽丽的床铺上。

    还从布袋里拿出大饼跟装咸菜的袋子,用大饼卷起咸菜递给丽丽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卷了一个大饼咸菜,跟着爬上了床铺。

    丽丽接过大饼卷咸菜,眼中流露出嫌弃的目光,一看就是不喜欢吃。

    不过手中的鸡蛋,她倒是很喜欢。

    她一边吃着鸡蛋,时不时的扫向坐在下铺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,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她突然声音很夸张道:“这有的人吃不起鸡蛋只能啃青草绿叶,什么都没有鸡蛋有营养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又咬了一小口鸡蛋,十分回味:“真香,这鸡蛋就是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安明霁啃着手中的梨子,听到上铺的女人夸张声音,手上一抖,梨子差点掉地上,他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明白后世人对智障,沙雕这个词汇,就明白上铺的女人,把这俩词是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、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