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记下毛毛说的地址,两人约定在水湾见。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在车站随手打了一辆面的,面的也是出租车的一种。

    刚坐上车,司机问:“你去边度?”

    顾锦用普通话回答:“去水湾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听是北方人,用僵硬的普通话说:“五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好,麻烦您快一点,谢谢。”

    价钱谈好,面包车飞快驶离。

    夜晚,十点五十分,顾锦终于来到了水湾,她给了司机钱领着安明霁提着黑皮箱下车。

    水湾竟然是深市的码头,这里到处都是简易的平房,还有海域跟渔船,以及扑面而来的海风。

    在路灯的照射下,这里看着十分可怖,尤其是这个时间。

    “嘿,这里!”

    左前方有个阴影,顾锦眯起双眼看了过去,是个染着黄毛的男孩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毛毛?”对方的声音非常熟悉,顾锦用很确定的口气。

    她朝对方走去,声音平淡:“我是顾家杰的堂妹,现在就去找你口中说的七哥。”

    毛毛眼中闪过惧意,摆起双手:“我不去,我只给你指路,七哥惹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想了想,“那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跟上毛毛的脚步,压低了声对手中领着的安明霁说:“小安,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害怕,我答应过不会让人再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望着前方有一片黑暗,他声音很冷静地问:“阿锦姐姐你会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没有人能伤到我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非常认真道:“嗯,那我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叫毛毛的男孩,听到后面姐弟俩的对话,内心都快哭了,尤其是对顾锦的大话。

    七哥兄弟众多了,常年在水湾这一块独霸,没有人不怕他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只有一个女人跟一个小男孩,在七哥面前根本就是小菜一碟,毛毛的脸色很难看,好似预料他们的下场会很惨。

    但是他答应过顾家杰,一定会把人带过去找到他们的,总不能言而不信。

    并且事出全因他,要不是他那三个人也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而且他知道,若是不把顾锦带过去,顾家杰他们一定会死的,会被七哥他们丢进海里喂鱼。

    毛毛停下脚步,指着水面上其中一条灯火通明的船:“到了,就在那艘船上,你们进去就能找到七哥,顾家杰他们应该也被关在那条船上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?”顾锦皱起眉,十分怀疑地盯着毛毛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顾家杰他们被带走的时候,就是被送到那条船上,至于现在不在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毛毛说话的声音都在抖。

    “我就送你到这了,再往前我是不能去的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他转身就跑,生怕顾锦抓住他让他继续带路。

    毛毛跑了后,顾锦领着手中的小孩,站在湿气扑面而来的码头前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向一旁的安明霁,问:“小安,你怕不怕?”

    若是小孩怕,她会先找个地方让他待着,一个人独闯那个所谓七哥的地盘。

    “不怕,阿锦姐姐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为了确保他真的不怕,安明霁连说了两遍我不怕。

    、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