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注视着身边的小孩,她内心也有一种感觉对方是不怕的。

    前世这孩子为了她,以铁血而凶残的手段为她报仇,跟今天找地头蛇相比,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她握紧了小孩的手,抬脚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毛毛所指的那条船,一些轻微的声音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好像是有人在打牌的吆喝声,带着浓重的南方口音。

    站在船前,顾锦将身边的安明霁拎起来,一手提着皮箱子。

    她做不到捂着安明霁的双眼,就在对方的注视下轻轻踮起脚尖,飞身来到那条距离他们站在木板有六七米的船上。

    安明霁对这一切,除了最初眼中有丝丝震惊光芒,很快恢复原状,尽管如此眼底还是遗留着震惊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住在一起,躺在一张床休息,很多事安明霁都能察觉到。

    比如总是莫名其妙出现的水果,有他吃过的也有没吃过的,还有半夜醒来阿锦姐姐总是不在,然后又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还有此时,阿锦姐姐抱着他飞起来,这都足以证明他的阿锦姐姐与众不同,就跟奶奶以前给他看的神话书本上的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安明霁认定了顾锦就是仙子,所以他极力保持镇定,让他不至于太过吃惊而丢脸。

    顾锦不知道小孩脑中想的乱七八糟的东西,她双脚缓缓落在船上,将小孩放下来,拎着皮箱往船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里面热闹的喧哗声,更加清晰了。

    踏入船内,才看到里面的空间很大,两个牌桌上男人们正在玩着纸牌,大多都是赤着膀子。

    船内还有几个屋门,虽然看不到屋内的空间,却足以可见船内部不小,不远处的另一张杂乱的桌上,摆放着各种吃的残羹剩渣。

    站在牌桌前的一个男人,最先看到了顾锦跟安明霁的存在,他疑惑问:“内海宾个?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吆喝问话,其他所有人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明霁一个小孩穿着周正,长得也很精致的长相,顾锦穿着朴素倒是不怎么吸引人。

    众人看过来,只感觉两人穿着打扮不属于一个水平。

    然而,在注意到顾锦的长相后,众人眼中闪过惊艳,还有人眼中流露出让人作恶的目光,那是带着颜色的视线,说不出的黏人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靓女?”

    有人出声询问,接下来众人望着顾锦上下打量,开始你一言我一言地品论。

    顾锦大概扫了一眼在场的男人们,看得出他们常年干体力活,都是有把力气的好手。

    她拉着安明霁的手,将人领到一旁的角落,把皮箱放在他身边,小声而温柔:“小安在这等我,办完事我们就找地方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在小孩点头后,她转身面对不知何时已经安静下来的人群。

    顾锦目光平静的扫向众人,只问了一句话:“七哥在哪?”

    听到是北方话,其中一个男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他用生硬的普通话,吊儿郎当道:“原来是七哥的马子,今个真不巧,七哥在里面跟别的靓女训觉,要不你陪哥几个玩玩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