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抬脚,踩在七哥的脑袋上,一字一句问道:“他们三个人究竟在哪?你最好说实话,否则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顾锦的声音一如之前清冷,音调起伏不大,可话中的含义却让众人背后一冷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疼疼!”

    “说!”顾锦脚下用力。

    七哥哆嗦道:“在,在水湾的南岛上,前两天丢……丢过去的,不知道还活着没。”

    将脚挪开,顾锦对退到不远处抱成团的众人,命令道:“把船开去南岛,现在立刻!”

    众人却看向趴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七哥。

    “看个刁哦!去啊!”

    人们一哄而散,分成两拨,往船头跟船外去。

    顾锦将桌前的凳子搬到船内室中央坐下,她脸上的冷色收敛不少,对不远处一脸平静的安明霁招手。

    在安明霁提着皮箱过来坐下后,她拉着小孩的手,开始询问七哥,顾家杰三人怎么招惹了他们,为什么把人丢到岛上去。

    七哥用生硬的普通话,将事情的经过磕磕绊绊地讲述一遍。

    同时,船也起航了。

    顾锦将事情搞明白后,内心有些难言,只觉得堂哥也是点背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深市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做起来水产生意。

    好像还挣了不少钱,本来老老实实做生意倒卖水产,可偏偏碰上了这一片的地头蛇,也就是趴在地上还没起来的七哥。

    这一片水域的海产都被七哥包了,不管渔民是否愿意,他强制禁止渔民往外销售水产。

    顾家杰,刘平原,伍志仁三人根本不知道,他们买的水产,都是渔民们偷偷卖给他们的,而且数量庞大,好像还租车买卖。

    等这事被七哥发现后,他直接把三人扣下来,挣的钱自然也抢走。

    这事最初说不出谁对谁错,可七哥让人把堂哥他们丢到南岛上,这就是罔顾他人性命行为。

    她相信以堂哥的人品,若是七哥告知他们事情的经过,这三个初出茅庐的大小伙子,肯定不会不知所谓的硬碰硬。

    顾锦眯起双眼,盯着已经缓过劲来,从地上缓慢爬起来的七哥:“你拿了他们多少钱?”

    七哥眼珠子转了转,咽咽口水说:“三……三万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再说话!”

    清冷的声调,打住了七哥的谎话。

    看到他眼珠子转来转去,还有心虚的声调,就知道这人说的话不可信。

    想要说谎的七哥,被顾锦冰冷的声音吓得浑身一哆嗦。

    他七哥好歹也是在厮杀里出头的地头蛇,其实不必怕顾锦一个女娃。

    可她那一身诡异的身手,还没有靠近她,就被一股神秘力量撂倒。

    之前手下跟他说,他还不信,直到亲自感受到由不得他不信。

    鬼神之说在这落后的年代,还是有着一定的影响,人们的无知让他们将这一切都归于迷信之说,其实那不过是普通人未知的领域,不知道不了解罢了。

    在这世上有着一群修士,他们行走在未知的领域,属于各大家族以及不同权势手中。

    就算是现在的顾锦,也是不知道的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