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是因为未知,所以七哥对顾锦的惧怕,是打从心底有的影响。

    他认命道:“七万块,这都是他们从我这里倒卖水产挣的钱,半个多月他们弄出去多少水产,这些钱都该是我的!”

    即使到了这地步,嗜钱如命的七哥,依然咬牙坚持他的立场。

    顾锦坐在板凳上笑了,她对坐在地上的七哥抬起脚尖,点了点他:“拿了他们多少钱都给我吐出来,现在你最好祈祷他们三个没有生命危险,否则我不介意脏了手,送你去陪他们。”

    七哥闻言,眼中立马流露出惊惧之色,急道:“我,我给钱,钱我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都两三天了,谁知道那三个人还活没活着。

    钱可以再挣,人若是没了,这辈子都完了。

    顾锦眯起双眼收回脚,一字一句阴冷道:“钱我要,人我也要!”

    对方的态度让她不禁开始担忧堂哥的安危。

    七哥脸色惨白,只能心中不断祈祷那三个人还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夜晚的船行驶总归是有危险的,不好分辨水路方向是其一,再者是时不时有海浪打来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南岛,海浪越大。

    一路上终归是没出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南岛岛屿不大,想要找人也简单,四处分散人力去寻找。

    顾锦领着安明霁站在船板上,望着一片黑暗的岛屿,眼中露出沉重之色。

    她刚打算将人都干下船找人,突然眯起了双眼,眸中露出肃穆之色凝视着远处的火光。

    虽然远,可她看的很清楚,那里有人影晃动。

    “都下船!”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顾锦将所有人都赶下船。

    包括之前被她伤了的五个人,还有行走不便的七哥。

    都下了船,顾锦指着不远处的火光,命令道:“往那走,你们在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七哥等人不敢反抗,十多个汉子抱团在一起,或扶着或搀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此时众人心中都祈祷,火光处就是那三个后生仔。

    随着走近,众人看到了在火光处站着三个人影,他们站在一起手中举着木棍,看他们的姿势就十分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!”

    一行人刚靠近,从三个人影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是堂哥的声音。

    顾锦在黑夜中脸上露出众人看不到的庆幸。

    她领着手中的小孩走上前,“杰哥,是我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影正是被七哥扔到岛上的顾家杰,刘平原,伍志仁。

    听到堂妹熟悉的声音,站在对面的三个人影僵住了,紧接着他们激动得哭了。

    水湾南岛这一块水域极其危险,平日也很少有人靠近,这都是七哥等人把他们丢在这里,离开前告诉他们的,就是让他们在岛上等死。

    这几天三人白天暴晒,饿了抓鱼吃,喝的水都是咸的,直到嘴巴脱皮后,他们再也不喝海水了,晚上的时候更是冷死个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,是因为他们在被七哥抓时,顾家杰聪明的记住了村长家的电话,察觉到不对告诉了毛毛电话,让对方打电话找他堂妹顾锦。

    顾家杰一个大小伙子,在听到堂妹的声音后,哭了,还特别丢人的哭,哭得撕心裂肺,哭得很大声。

    、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