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船走路后七哥才发现,之前被打的痛感虽然渐渐消失,可他腿上无力,胸口疼,整个人感觉飘着。

    就跟七老八十的人一样,整个人都行动不便,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,他走路时会牵动全身的痛感。

    七哥求饶的好不可怜,对此,顾锦并没有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她对顾家杰三人抬了抬下巴,声音平静:“你们看着办,若是想要报仇尽管动手。”

    顾家杰,刘平原,伍志仁三人,盯着七哥就如同狼看到了羊,眼中闪烁着凶光。

    三天前这人丑恶的嘴脸,还深深地刻印在他们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方带着兄弟们把他们丢在岛上,说让他们等死的时候,至今都让他们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顾家杰先动了,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兄弟。

    得到他们目光回应,他破了的嘴皮子上下一碰,决定了七哥接下来的一场三人群殴命运。

    顾家杰说:“我们不会再倒卖水产,我们只想将你加注在我们身上的疼痛全部还给你!”

    尽管被围困在南岛上三天,他们也凭借着一口怒气与年轻人的冲动,围殴了七哥。

    七哥的手下中有碰了他们的,也被三人拉进了围殴圈子。

    三个大男孩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,打得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要是往日,七哥等人早就将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仔解决了,可一旁站着个小姑奶奶,他们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。

    就算是心底不服,也只能憋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船停靠在水湾,顾家杰,刘平原,伍志仁三人顶着鼻青脸肿下了船,带头的顾家杰手里还拎着七哥还给他们的七万多块钱。

    身后紧跟着,被人送下船的是顾锦跟安明霁。

    一行五人站在码头边,被人搀扶着的七哥也是鼻青脸肿,没送走这些人他心里不踏实啊。

    看着五人站在水湾,他惶恐不安地出声:“这天都黑了,要不派人送你们找个地方住?”

    顾锦收回看向远处清冷渗人街道的视线,一口应下:“如此就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态度不亢不卑,语调清冷而平静。

    七哥连忙摆手:“姑奶奶您客气了不是,说谢实在是折煞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立马指了一个手下,让他开车送顾锦一行人离开,那口气当真是迫不及待还有后怕。

    坐上小汽车,顾锦让司机直奔深市最大的宾馆去。

    七哥的手下闻言脸上流露出诧异,却也没有吱声,开车往本市最大的宾馆驶去。

    汽车停在宾馆前,顾锦一行人下了车。

    七哥的手下没等他们关好门,脚踩油门飞快驶离原地。

    顾锦自掏腰包住了一间三卧的套房,一天的房费就六十六元。

    领着人进了房间,顾锦把皮箱放到屋内行礼柜上,回身双臂抱胸,冷冷地看着堂哥,刘平原,伍志仁三人。

    三人之前打人的时候,还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,此时他们感觉哪哪都疼。

    全身火烧火燎的疼,脸,胸,腹部,就连两条腿都发颤。

    三人走进富丽堂皇的套房内,根本没有看到顾锦目光渐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