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看三人伤药的痛苦表情,就知道添加了溪水的药膏,依然跟喝溪水一样伴随着刺痛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添加了少量的溪水效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天刚亮顾锦就醒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她睡得不太安稳,总是梦到前世的情景,甄家跟刘家的狼狈为奸嘴脸不停在梦中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因此睁开双眼时,她心情也伴随着莫名不爽。

    从床上坐起来,顾锦看了一眼身边还在睡的小孩,轻手轻脚起身下地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的顾锦望着空荡荡的客厅,知道堂哥几个人还在睡。

    她走到洗漱间刷牙洗脸,考虑今日是否去证券交易所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来到了深市,总不能白来,尽管她所看中的那支股票涨势不引人瞩目,并且还没有到最低谷的时候,可她来了这一趟总该做些什么,无非是多花一些钱,下一次来还不定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洗完脸的顾锦,回屋翻找出她的身份证,还有行卡以及她带来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身是在万海市买的旗袍,还有后来买的宽松休闲运动衣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一个勾的牌子已经进入国内市场,顾锦也是为了方便买了两身。

    她今天要出门,穿的是比较宽松的黑色七分裤,白色T恤中间黑色logo的勾,轻薄透气的红白外套,一双白蓝红色混杂色的休闲鞋。

    在她换衣服的时候,已经察觉到床上的小崽子醒了,对方的气息跟睡着的时候不一样,一点都不均匀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她也没有忌讳,将上衣套上好,转身看向睁开双眼的小崽子。

    “饿不饿?”

    安明霁目光清澈,迷迷瞪瞪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瞧着他这迷瞪的模样,顾锦从箱子里拿出一身新衣服给放到床边,“起床,带你出去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知道小孩换衣服害羞,她把衣服放到床边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,顾锦先是把头发扎起来,不高不低的马尾,随后找到了宾馆内的圆珠笔跟便利白纸,写了她带小崽子出门,让堂哥三人醒了可以下楼吃饭,让他们在酒店内老实待着养伤。

    安明霁穿着新衣服走出房间,已经是洗漱完毕。

    房间是有洗漱间的,之前顾锦是怕吵醒小崽子,这才用外面的洗漱间。

    瞧着干净精致的小崽子,顾锦伸出手,笑眯眯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小小崽子伸出长出小肉肉的手,抓紧了她的纤纤玉指。

    两人携手离开宾馆房间,宾馆内的的早餐非常精致,种类也很多,还有西餐面包沙拉火腿之类的。

    对此顾锦跟小崽子不感兴趣,他们吃的是馄饨,包子,还有鸡蛋。

    吃完两个人走出宾馆,在等出租车的时候,顾锦问身边的小孩:“早餐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安明霁闻言皱起小脸,双颊鼓鼓的,“不好吃,没有阿锦姐姐做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话说得顾锦很受用,可这酒店的早餐也是不差的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小崽子的头,感觉对方似乎是长得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重生初见对方的时候,小崽子的身高是在她腰部,如今已经超过了。

    、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