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虽然人老了,可心还是活跃的,很多事都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老爷子瞧着大孙子跟大儿媳相拥并没有上前去,而是回了屋。

    顾锦这时侧头看了过来,正好看到老爷子的房门被关上。

    与老妈相拥的顾家杰也看到了爷爷回屋的身影,他收回视线,问:“爸跟敏敏呢?”

    “你爸跟敏敏去你姥家送荞麦面去了,家里没粮食吃了,说是日子过不下去让送点吃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荞麦面在乡下是好东西,很多人家想吃还吃不上呢。

    顾家杰一听到姥家,脸一下子拉下来。

    对于姥家,他的印象可谓是十分差。

    那一家子都是吸血的豺狼。

    想当年他妈就是被那一家人卖到顾家嫁给他爸的,就为了给大儿子娶亲下聘,把他妈卖了二十块钱的高价。

    想当年的二十块钱可是一笔巨资。

    陈红看出儿子的脸色不太好,赶紧将话题转移:“平原,志仁也回来了,今个都留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婶子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娘!”

    两人嘴上道谢,双眼却看向顾锦的方向。

    就连顾家杰也是如此,三人巴巴地望着她,殷切得很。

    面对三人的视线,顾锦对陈红提议道:“大伯母,今个的晚饭我来做吧。”

    陈红一愣,随即看向儿子,还有伍志仁跟刘平原,发现三人在顾锦这话一出脸上立马露出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这下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她撇撇嘴:“合着我这是被你们嫌弃了。”

    顾家杰立马回道:“老妈话不能这么说,我们这不是心疼你嘛,今个您就好好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陈红被安抚好“脆弱”的心灵,领着儿子就回屋。

    刘平原跟伍志仁紧跟着脚步,临走的时候的对顾锦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对上他们期待的目光,顾锦好笑地领着小崽子回屋,将行李都安置好。

    在临去厨房前,她将安明霁离家时,看的书本跟记录的笔记都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安,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就要去万海市了,你抓紧时间复习,争取考个好成绩进重点班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盯着床上,在去深市之前就已经复习完一遍的课本,咬唇道:“阿锦姐姐,这些我都会了,我想要多看一些高年级的课本,去了万海市我想直接上初一。”

    顾锦垂眸,望着床铺上的六年级课本与笔记,还有几本零散的初一课本,她默不作声地坐下,翻看小崽子记录的笔记。

    发现语文,数学,英语都做了详细的笔记,并且所记录的都是复杂高难度的题目。

    而且小孩上面笔记上,所记录的都是六年级下册书本题目。

    顾锦抬头,凝视着站在眼前的小崽子,问:“你有信心考入初一的重点班吗?我的想法是让你打好基础,有一个比较高的起点得到最优势的教育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毫不犹豫地点头:“可以,其实小学的课程爸爸在世的时候都有教过我,我以为在这几年没摸课本都忘光了,之前复习一遍感觉都记得,初一的课本我也能看得懂,爸爸也有教过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