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管如此,他咬字十分清楚:“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啥意思,就是被小锦的厨艺征服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算是比较露-骨,在这个时代有着隐晦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征服,不就跟直白的说,我想要跟你搞对象一个意思嘛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刘平原在一次又一次尝到顾锦的手艺后,心中的确有这么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若是能一辈子尝到如此美味儿的饭菜,他真的不介意供起顾家杰堂妹这个小祖宗。

    听到刘平原的话,顾家杰快速抬起脚来,毫不留情地踹向对方一脚。

    他一脸愤然:“你小子癞-蛤-蟆想要吃天鹅肉呢!”

    这一脚的力度不轻,却也不重。

    刘平原拍了拍腿上的尘土,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他一边吃着饭,一边声音平静道:“我又不是没有自知之明,不过随口一说罢了,做人总归要有梦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顾家杰毫不犹豫地开口讽刺:“你这根本就是强词夺理,我看你就是惦记上我家小锦了!”

    刘平原翻了个白眼送给他,不再说话只管吃。

    伍志仁根本不搭理两人,此时在他眼中什么都没有,眼前的饭菜对他比较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眼见顾家杰还处于愤怒中,顾家人的视线纷纷放到刘平原身上。

    尤其是兄弟的亲妈,看他的视线那叫一个热切。

    再就是坐在顾锦身边的小崽子,目光黑黑沉沉的看着好不瘆人。

    好似他真的要将顾锦抢走,小狼崽能扑上来,从他身上咬几块肉下来。

    就连顾锦本人也在似笑非笑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刘平原吃饭的动作停下该来,他求饶了,侧头对顾家杰哭丧着委屈脸:“好好,是我嘴欠,是我不对,咱们别站着了,赶紧吃饭吧,再不吃一会儿菜可都被五仁给吃光了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顾家杰认真盯着他的双眼看,很快顺着台阶下了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他双眼一直在盯着不停动筷子的伍志仁,瞧着对方一筷子一筷子地夹肉夹菜,他好心痛。

    他的肉啊!还没怎么吃够,就被兄弟要吃光了!

    坐下的顾家杰快速起筷,一边夹红烧狍子肉,一边侧头对刘平原冷哼道:“你小子要有点自知之明,小锦那是要去万海市上学的,她可不是你这混子能惦记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话,刘平原登时不开心了:“嘿!我在这小脾气诶!杰子你说这话也不怕伤了我的心?”

    “有我跟五仁陪着,你伤心个屁!”

    顾家杰一边吃饭,一边不忘怼人。

    这边陈红知道刘平原也就是嘴上一说,并没有真的想要跟顾锦处对象的意思,她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要说女人,这一辈子中最大的事,就是结婚生子。

    女孩子上学有什么用,还不是耽误了嫁人的最好时间。

    陈红看了一眼顾锦,眼中带着不认同,在她眼中顾锦就是太野,不好管教,以后找婆家肯定困难。

    对上大伯母遗憾与担忧的视线,顾锦回以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这笑容当真是好看,看得陈红都不禁闪了眼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