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一些她不知道的草药,比如紫参花,万灵草,古藤花,天山雪莲,蜈蚣草,百步还魂草,独角莲,七叶一枝花,九子不离母,水龙骨,黄花白芨,云南四宝等等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动辄上百年上千年的草药,炼丹时所耗费的灵力也比较多。

    顾锦将手中的炼丹术放回书架上,刚想要继续拿下一本书,突然想起还在外面的小崽子。

    她在空间中耽误了这么久,也不知道小崽子有没有醒,收回继续拿下一本书的手,顾锦走出房间离开了空间。

    回到床上,她第一时间看向躺在身边的小崽子,发现对方还在沉睡中。

    之前放在旁边的玄天诀没有任何变动,望着小崽子睡熟中的容颜,顾锦轻轻抿起唇角,眉眼温柔下来。

    将玄天诀拿在手中,她无聊地翻看着。

    里面的口诀都简单易懂,就连修炼的功法也比凤灵诀要简单一些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当初她选择玄天诀的原因之一,简单易懂,小崽子不会在这上面花费太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顾锦翻看玄天诀三分之二的时候,身边响起了动静。

    安明霁醒了。

    对方睁开了迷茫的双眸,眼中还闪烁着水光。

    这是一双清澈纯真的眸子,看得顾锦心都软了,想要将其搂在怀中好一顿揉搓。

    奈何小崽子清醒的太快,在顾锦刚伸出手有动作的时候,安明霁第一时间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阿锦姐姐!”

    小崽子的声音很开心也很激动。

    顾锦伸到一半的手继续前行,只不过变了一个角度,她将手放到小崽子的头上,“乖,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安明霁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他睡得很好,还梦到了阿锦姐姐。

    梦到爸爸奶奶还在,梦到他跟别的小朋友一起玩过家家,他是新郎,而阿锦姐姐是他的新娘。

    其他孩子当他们的爸爸妈妈,看着他们成亲。

    梦是好梦,只是……

    安明霁脸上的开心之色很快消散。

    可惜就在他即将跟阿锦姐姐亲嘴的时候,梦就没了,他醒了。

    虽然安明霁也不懂,为什么执着梦境中没有继续下去,即使亲到又如何,总归他心底是留下了遗憾。

    顾锦可不是他心底的弯弯绕绕,知道小崽子睡得好就行。

    她将小孩从床上拉起来坐着,将手中的玄天诀放到他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本书上的内容都看得懂吗?”

    安明霁被打断了遗憾的情绪,他将怀中书封看起来古朴的玄天诀翻开。

    里面的字体古朴大气,但是内容却让他感觉到了古怪。

    闭口鼻之气,运心头之火,下烧丹田……

    “看得懂吗?”顾锦又问。

    安明霁乖巧地摇头:“不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对上小崽子迷茫的双眸,顾锦将他手中的玄天诀拿过来,翻到第一页,指着上面的入门口诀:“现在不懂没关系,你只需要按照这上面所说的每天打坐修炼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神色还是茫然,顾锦将被子撩开,盘膝而坐说:“跟我一起做。”

    小崽子跟她做了同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、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