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吐字清晰:“口鼻闭气,默念玄天诀口诀,在腹部之处感受,直到你能感受到丹田处有了气体流转,这就算是入了门。

    入门后,你再修炼玄天诀第二式跟后面的功法会简单得多,现在最重要的是感受身体中的气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问:“什么是气?”

    “气是一种看不到摸不到的东西,在你的下丹田,也就是腹部。”顾锦伸手摸他的肚脐下方,“在这里,在你感受到这里有一股气流的时候,说明你已经入门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似懂非懂地点头。

    瞧着小孩乖巧的模样,顾锦这时候才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望着小崽子,突然问:“你就不好奇我让你做着这些干什么?不怕对你不好?”

    小崽子毫不犹豫道:“阿锦姐姐给的肯定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是知道她的特殊之处,在深市的凭空飞起,还有那一身让人惧怕的诡异力量,这都是他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他有预感,若是学会了阿锦姐姐教他的东西,他也一定会像对方一样厉害的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嘴巴还挺甜!”顾锦摸了一把小崽子的头,起身下地穿鞋去洗漱。

    离开房间的时候,顾锦回头认真叮嘱:“好好学这些东西,它会让你以后不被人欺负。有自保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以后两人去了万海市上学,肯定不在一个学校,小崽子要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欺负了,只要是想想顾锦都觉得无法接受,因此说话的口气有些严厉。

    安明霁手握玄天诀,认真点头:“我会的阿锦姐姐!”

    只要是阿锦姐姐的想要的,他都会拼尽全力去实现。

    顾锦在井边洗漱,大伯母陈红也起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站在井边的顾锦,她打了招呼就进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顾家人陆陆续续起身,顾锦端着盆子回屋,发现小崽子还在床上闭目打坐。

    等对方睁开双眼,她问:“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安明霁眼中流露出失望,他轻轻摇头:“没有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顾锦闻声安抚:“没事,这不是一时半会能感受到的,需要长时间的积累。”

    即使如此,安明霁内心还是很失望,面上却没有显出来。

    瞧出小孩儿眼底的光芒不如同往日的亮度,顾锦将人从床上拉起来洗漱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!!”

    “大红!我跟你爹来了,给我们开门!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陌生的吆喝声,底气很强,听着那口气还挺嚣张。

    顾锦正在给小崽子擦脸,听着门外的嚣张声音,手下的动作一点都没停。

    院子里,顾老爷子,顾德昌,顾家杰跟顾敏敏兄妹二人都在井边洗脸。

    听到门外的声音,众人的脸上神色各不一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厨房中的陈红,听着这如同噩梦般的声音,不由自主地走出厨房,双眼紧紧地盯着大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大红你给我们开门,我跟你爹来了,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别在里面给我装死!”

    听着大门外很是嚣张的谩骂,顾老爷子眉头紧紧皱起,他瞧了一眼站在厨房门口神情复杂的大儿媳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