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爷子开口:“老大媳妇,亲家既然来了,你去开门让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知道了,爹。”

    陈红眼中流露出抗拒之色,然双脚已经朝大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门外大嗓门吆喝的人,是她娘,陈钱氏。

    在未曾嫁到顾家的时候,她就是陈红的噩梦。

    身为女子,她在家中就如同牛一般,不停地干活,不止要伺候爹娘,还要伺候她的两个哥哥。

    若是伺候得他们不满意,对她也是动辄打骂,下手都没有轻重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当年她也怨恨爹娘将她卖给顾家,可不能否认在顾家这么多年来,她从未受过罪,也没有人谩骂她侮辱她。

    在顾家跟在陈家过的日子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该感谢爹娘将她卖到顾家,还是怨恨他们将她当个货品买卖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娘家人上门打秋风,或者是求什么东西,陈红也很少回陈家村,很多事都是交给自家男人做的。

    如今爹娘亲自上门,陈红总感觉事情不太对。

    以她对家里人的了解,若不是有什么他们比较重视的事情,绝对不会亲自上门。

    陈红走到大门口,将门缓慢地打开。

    站在外面一个小老太太,跟一个瘦杆似的老头,两人的双眼却闪烁着各种算计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红垂头,开口喊人:“爹,娘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淡漠,毫无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慢?我敲门敲得手都疼了,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老太太嫌弃地瞥了陈红一眼,越过对方大摇大摆地进了顾家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刻薄十分明显,更是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,打量顾家的小院的双眼中满是挑剔。

    在看到站在院子中的顾老爷子,顾德昌,还有顾家杰跟顾敏敏兄妹二人,老太太脸色一变,快速堆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变脸速度之快,让人看了咋舌。

    “亲家大喜啊!”老太太知道顾家是老爷子做主,直奔顾对方而去。

    知道陈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顾老爷子向来严肃的毫无变化,问:“亲家来了,不知道亲家所说的喜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老太太站在顾老爷子的面前,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,脸上的褶子都堆在一起:“是喜事,今个跟我家老头来就是有天大的喜事降到顾家头上。”

    顾家杰跟顾敏敏看到姥姥跟姥爷,两人的脸色臭臭的。

    他们从小就受到陈家人的排挤,小时候去陈家还总被欺负,姥姥姥爷也总是骂他们,大舅二舅的孩子也欺负他们兄妹二人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们倒是很少去陈家,但是逢年过节还是要去得,爷爷说这是基本的礼数。

    看他们对爷爷露出如此谄媚笑容,还有言语中的不怀好意,兄妹二人眉头紧紧皱着,盯着他们的目光很是警惕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听着陈钱氏的话,还是不清楚这喜究竟是从何来。

    他将毛巾扔到脚下的搪瓷盆中:“有什么事屋里坐着说。”

    陈钱氏眼珠子一转,直勾勾地盯着厨房,“这就不用了,我跟老头子来的时候还没吃饭,咱们坐下边吃边说。”

    、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