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话一出,除了陈老头脸色平静,一脸理应如此的神情,在场的顾家人脸色纷纷一变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不动声色的顾老爷子脸上也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他眯起双眼,盯着眼前的陈钱氏,跟站在她身后的亲家公,说:“行,老大媳妇今个早饭再多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爹。”

    陈红的声音听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在她转身回厨房的时候,脸一下子拉下来。

    她已经预感到,今个爹娘来绝对没好事。

    顾锦跟小崽子在屋内,对于外面的事情并不知道,也没有兴趣多加关注。

    直到吃早饭的时候,看到饭桌上多出来的两个老人,他们盯着她的视线直白的就跟打量货品一般,上看下看眼中一会儿露出挑剔的神色,一会儿露出满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对此,顾锦感觉十分厌烦。

    这样的目光让她想起前世,甄刘两家见面联姻时,刘家对她的种种挑剔,让人恶心的作呕。

    小崽子察觉到阿锦姐姐的情绪不太对,他如狼一般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陈老头跟陈钱氏,恨不得上去撕咬他们血肉。

    所有让阿锦姐姐不开心的人,在他眼中都是坏人。

    他能看得出这两人盯着阿锦姐姐的目光十分不善,对此他心中极为警惕。

    对于他一个看起来跟八九岁的孩子,陈老头跟老太太根本就没拿他当回事,双眼一直放在顾锦身上打量着,视线直白而赤衤果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,顾德昌,顾家杰跟顾敏敏都察觉到了,陈老头跟陈钱氏的注意力放在了顾锦身上。

    这让顾家人都不由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陈家上门要东西打秋风可以,可要是对顾家的人打主意,这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顾家杰的态度尤其不善,他声音冷冷道:“你们盯着小锦看什么,没见过长得好看的人啊?”

    听到外孙的话,陈钱氏收回视线,淡淡地扫了一眼顾家杰,目光中透出嫌弃:“长得好看又如何,屁-股不够大怎么生出儿子来,我看她勉强能够嫁人,这样的女孩儿能嫁出去那都是婆家的宽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陈钱氏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道身影从板凳上直接冲撞到地上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个屁墩坐在地上,不停地呼痛。

    “老娘的腰,疼死我了!”

    撞人的正是安明霁,他站在老太太跟前,目光如炬阴沉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此时的安明霁就如同被侵-犯领地的小狼崽,露出他稚嫩泛着冷光的獠牙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畜生竟然敢撞我,看老娘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陈钱氏从地上爬起来,上前伸手就要拎起小崽子开打。

    安明霁又不傻,怎么会等着让人打,身体灵活的闪躲开。

    老太太浑浊愤怒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他,恨不得将他掐死。

    她毕竟是上了岁数了,怎么追得上身体早已养好且灵活的小崽子,跟着对方追了一圈就感觉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这一变故,打了在场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顾家人纷纷站起来,望着眼前的闹剧。

    安明霁再如何,他现如今的户口在顾家,他是顾家的人,岂能让外人欺负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