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嘭……啪!”

    小崽子跟陈钱氏在厨房中你追我赶,很快撞倒了一些瓶瓶罐罐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垂眸盯着地上碎了的瓶罐,低吼:“都给我停下!这像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安明霁第一时间站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追上来的陈钱氏见此双眼一亮,追上来,扬起手就呼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手距离小崽子只有十厘米的距离时,被人大力攥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哎呦!哎呦松开!疼死我了快松开!”

    看到小崽子被人欺负,顾锦怎么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她用力捏着陈钱氏的手,目光冷冷地盯着她,声音冰冷:“这里是顾家,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!”

    话落,她松开了对方的手,领着小崽子退后了一步。

    围观这一幕的顾德昌,顾家杰,顾敏敏,纷纷不善地盯着陈钱氏。

    就连端着饭菜准备摆上桌的陈红,盯着她娘的目光也很是失望与悲哀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眯起双眼,眼中闪过一道利光:“亲家有什么事现在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心中有一杆称,陈家人如此放肆,还留他们吃个屁的饭。

    陈钱氏目光怨毒地盯着安明霁,在顾锦动手后,又将同样的怨恨转移到她的身上,恨不得上前抽筋扒骨。

    听到顾老爷子的话,她满身的愤怒收敛了一些。

    想到来此的目的,她将脸上的怒意压下去,总归以后有的是时间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,今个就暂且放过她一回!

    她转头对老爷子说:“今个我来也没别的事,就是想要与亲家再亲上加亲,这不是我的大孙子到了娶亲的年纪,听说顾家有个父母不详的野丫头,我寻思着肥水不流外人田,想要将人娶进我陈家。

    两家关系都这么近了,至于形势什么的就免了,两家坐一块吃顿饭,这事就算是成了,亲家你看这事多合适,要不咱们今个就把事定下来?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手指微动,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顾德昌微微瞪大了双眼,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的岳母。

    顾家杰跟顾敏敏两人,如同看疯子一般望着他们名义上的姥姥。

    安明霁知道陈钱氏的话什么意思,她想要让阿锦姐姐嫁人!

    小崽子目眦欲裂,恨不得杀了想要抢夺他阿锦姐姐的老太婆。

    “娘!你瞎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陈红惊恐的声音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仔细听,还能听到她声音中的颤抖。

    陈钱氏不自知说的话有什么不对,她瞪了陈红一眼:“咋地?你现在嫁人了翅膀硬了,也不把我跟你爹当回事了,这么多年来你说说你帮家里过啥事,如今你大外甥要娶媳妇,你不替他着想还想要阻拦不成?!”

    陈老头也怒视女儿:“你娘说的是好事,你大侄子也到了成婚的时候,这顾家的野丫头不是顾家的种,便宜给别人不如给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被人当成商品品头论足,顾锦这个当事人是满脸的不可思议,看陈老头跟老太太就跟智障脑残一般。

    这陈家的人是否太拿自己当回事,前世她是傻,迫不得已作为棋子嫁入刘家联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