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生重活一世,她怎么可能再让他人摆布她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你爹说的就是我要说的,顾锦这丫头我们都打听了,不是顾家的种,嫁到陈家也不会被人谈论惹是非。

    这件事你大外甥也同意了的,找个时间两家人坐一起吃顿饭,这丫头跟我们回家这事就算成了!”

    陈钱氏话落,就算是拍板定下了这事。

    陈红听了气得浑身哆嗦,外人不知道,她却清楚在部队的小叔子,对顾锦这丫头多看重。

    即使她不是顾家的孩子,却也是被顾德浩养大的,这么多年对方不在家,哪次来信都要问问顾锦的情况,还给她带来各种吃的穿的,还有她在家的生活费。

    先不说顾家人不会同意把顾锦嫁到陈家,再者,她身为陈家的女儿,如何不了解爹娘,大哥大嫂的脾气秉性。

    若是顾锦当真进了陈家的门,必然让人磨搓得不成人样。

    陈红大声喊道:“这事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!”陈钱氏不可思议地盯着陈红看。

    陈红咬牙:“这事我不同意!顾锦是小叔子的女儿,嫁到陈家这算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钱氏耷拉着一张脸,不耐烦道:“不都说了嘛,这丫头又没流着顾家的血,嫁过去也不会惹人非议,我们跟乡亲们说清楚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个丫头片子,有什么好争论的,我看今个将人领回去就行。”陈老头不耐烦地开口。

    顾锦领着气愤的小崽子站在一旁,目光幽深地盯着陈家人,想要看看他们还能说出什么不堪的话来。

    他们当真是将她当成软柿子捏,以为她没脾气。

    听着陈家人的话,顾老爷子将别在腰间的烟杆拿起来,点上了旱烟默默抽着。

    顾家杰这边也怒了:“顾锦就是顾家的孩子,是我们小叔的女儿!你们陈家想要娶小锦做梦去吧,小锦日后是要去万海市上学的,岂是你们能惦记的!简直就是癞-蛤-蟆想要吃天鹅肉!”

    “对,癞-蛤-蟆想要吃天鹅肉!做梦去吧!”顾敏敏握紧了拳头,愤愤开口。

    陈钱氏不乐意了:“怎么说话呢,我们大孙子也是好好的大小伙子,能娶她那是她八辈子积得福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大的福气?”顾锦似笑非笑开口。

    陈钱氏扬起下巴,一副施舍的模样:“嫁到我们陈家就是你的福气,就你这样的野种,谁能娶你?”

    顾锦笑了,笑声冰冷而危险:“人有梦想总归是好事,但也分得清楚它与白日梦的区别,还有我有父亲,我父亲叫顾德浩!”

    前面的话老太太听不出啥意思,没听出顾锦对她的嘲讽,此时她只想着将人带到陈家,好好收拾这丫头一顿,将人给制服了。

    至于后面顾德浩是这丫头爹的事,老太太直接忽略了,任谁都知道这野丫头不是顾家的种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家大孙子被人给伤了一条腿,她又怎么会找上这个野丫头。

    偏偏对方还是个不好管教的,老太太决定等人进了陈家,一定要好好调-教她,让这丫头老老实实的伺候她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