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爷子打断她的话:“我说是就是,她就是顾家的种!”

    他双目一瞪,浑浊的双眼阴沉地盯着陈钱氏。

    那打量的视线,根本不像是看一个活物。

    “以后若是无事,不要再上门了,顾家跟陈家再无干系,老大媳妇当年被你们卖的时候,你们亲笔画押签过字的。

    若是你们陈家想要反悔,老头子我豁出这张脸,把青山村的村长跟顾家的族长请出来断事,顺便把这么多年顾家救济陈家的物什也要拿回来一些!”

    想到青山村的村长,还有顾家的族长都出面,他们陈家肯定落不到好,陈老头急忙开口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那就滚!不要再踏入我顾家的大门!”老爷子眯起双眼,凝视着陈老头毫不留情的谩骂。

    陈老头拉着陈钱氏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陈钱氏却不甘心,她狠狠心咬牙喊道:“只要顾锦嫁给我大孙子,我们给她五块!”

    顾家杰一听她这施舍地口气说出五块钱,嗤笑出声:“脸真大!你们就是给五千,五万,小锦也不会嫁到陈家去!”

    “你们休要趁火打劫,最多十块,你们再好好考虑考虑,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。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满脸不耐烦:“德昌,送客!”

    “是,爹!”

    顾德昌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媳妇,见媳妇满脸的伤心与失望,他眼中露出心疼之色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赶人:“赶紧走吧,别在这碍眼。”

    他长得本就高大威武,陈老头老太太也有些惧他,狼狈地离开了厨房,临走的时候老太太盯着女儿手中的碗,眼中还露出不舍的光芒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吃完饭再说这事,还能蹭一顿饭吃。

    将两人赶出屋内,顾德昌脸上露出凶狠的表情:“以后再敢来顾家,小心我让你们有去无回!”

    平时憨厚老实的汉子,此时也为了媳妇佯装凶狠吓人。

    还别说,顾德昌故意露出的凶狠表情,看起来还真挺唬人的。

    陈老头跟老太太屁滚尿流地滚了,然而刚走出顾家大门,就开始谩骂,嘴中吐露出各种不堪的言语。

    听着那些带着侮辱性的叫骂,顾德昌拎着铁锹,一脸凶狠地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看到他拎着家伙走出来,陈老头跟陈钱氏吓得不轻,不敢再多停留骂骂咧咧地跑了。

    厨房内,顾老爷子瞧了一眼神情呆滞的陈红,默默叹了口气:“当年结亲的时候,给陈家的是两个选择,一是他们签了断亲的条子,给他们二十块的聘金,从此你与陈家再无干系。

    其二,五块钱的聘金,以后两家也可常走动,他们选择要二十块。这事你若是要怪就怪我老头子,德昌是不知道这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爹我咋能怪您,我没想到他们这么狠的心,这么多年都瞒着我,我早该想到的,我嫁到顾家的那几年他们对我不闻不问,后来却一直上门要东西,我咋就这么傻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陈红是真的伤心了,她将手中的碗随手搁在一旁,坐在地上就放开了嗓子大哭,哭得是惊天动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