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勇眼中露出凶狠之色:“你小子找死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找死呢?!”

    顾德昌刚走出屋内,就听到陈勇这话,当即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更不要说顾德昌这个铁铮铮的汉子。

    今天媳妇孩子被人欺负,他要是再屁都不放一个,就不是男人!

    陈勇见顾德昌出来脸色变了几变,随即看向他的身后,并没有发现陈红的身影,这让他脸上流露出不悦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问:“陈红呢?让她出来跟我回家!”

    顾德昌憨厚的脸上尽是冷意:“回家?回哪个家?这里就是她的家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是你?!”

    这边陈丽丽看到顾锦牵着小崽子的手走出来,一瞬间目眦欲裂,扭曲的脸上充满了怨恨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你!竟然是你这个贱人!”陈丽丽快步朝顾锦与安明霁走去。

    刘氏看到女儿发狂,一时间不知道出了何事。

    除了梁家退婚,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女儿如此失态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丽丽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身后的声音,陈丽丽停下脚步,回头哭得特别伤心:“娘!就是他们毁了我跟梁夏的婚事,若不是他们早就在深市落脚,住大房子穿漂亮的衣服挣钱给你们花,就是他们毁了我!”

    刘氏一听这话,满脸的震惊与恨意。

    想到他们家跟陈家村最前途无量的梁家结亲,两家孩子都定亲了,却没想到就在他们等待好日到来时,却突发变故,梁夏悔婚了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的聘金梁家不准备要回,可梁家这条大鱼跑了,陈家人都不甘心。

    尤其是刘氏,好不容易将女儿卖了个好价钱,后半生也能尽情从梁家压榨好处,却没想到女儿的婚事被搞黄了。

    尽管现在梁夏的工作被女儿毁了,对方腿脚也瘸了,可梁家依然不要她女儿。

    梁家老大是他们陈家村的大队长,二哥是供销社的售货员,家里肯定是有不少家财,也不知道日后会便宜了谁。

    一听是顾锦毁了她女儿的婚事,刘氏的脚步比陈丽丽还要快,直接冲到了顾锦的面前,抬起手就照着她如花似玉,漂亮得让男人看了忍不住怜惜的脸挥去。

    顾锦岂是能站着让她打的人。

    在刘氏来者不善地冲过来挥手的时候,她第一时间将小崽子落在身后护着,再一抬脚,踹到刘氏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后者腿部遭遇了痛击,直接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望着跪在眼前的妇人,顾锦眯起双眼笑了:“您的见面礼当真清奇,这么大的礼我一个做小辈的受之有愧啊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顾家杰跟不知何时出来的顾敏敏,一听她这话不客气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刘氏跪在地上,想要爬起来,却发现腿疼的很,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愤恨而怨毒地怒视顾锦:“你这个小骚蹄子!贱货!你是踹了我!”

    顾锦依然笑眯眯: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她笑得无辜且平静,好似从始至终她都没动过手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承认了!你这个贱人打我,还毁了我女儿的婚事,今个老娘就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、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