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家杰走到安明霁身边,望着小崽子在本上密密麻麻的笔迹,看到这些他就头疼。

    移开视线,他对顾锦继续道:“对了,这个梁夏就是陈丽丽之前订婚的男人,昨个带陈家人去村长家,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顾锦点头:“他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就在大门外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顾锦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刚走出两步很快停下,她回头望着小崽子嘱咐:“乖乖学习,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乖巧的点头。

    在顾锦离开后,他乖巧的脸色很快变了,变得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在顾家杰眼中,他不屑地撇撇嘴,一屁-股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这狼崽子表里不一,也不知道小锦是看上你什么了,把你当成眼珠子护着!”

    安明霁掀起眼皮,毫无情绪地看了他一眼,见他一脸的吊儿郎当,也没了在阿锦姐姐面前的顺从,知道这家伙跟他一样,都是在阿锦姐姐面前装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大尾巴狼,半斤八两,彼此彼此的主。

    察觉到没有威胁,安明霁垂眸继续做笔记,只是这一次他如何也静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小崽子的目光,被顾家杰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防备警惕的光芒,没有什么恶意。

    其实顾家杰对安明霁的感觉很复杂。

    他虽说是个混子,平日游手好闲,可从来没有欺负过小崽子。

    但是经常碰到小崽子被人欺负,他也没有出手阻拦过,大多情况都是在围观。

    围观小崽子被人欺负时,眼中流露出凶狠的光芒,那让他觉得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那么一个小鸡崽子被人欺负时,面上露出的怨恨,眼中的凶残光芒真的很有趣。

    可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么一个不屈不挠的狼崽子没被人欺负死,竟然被堂妹捡回家养起来。

    顾家杰盯着安明霁出神看着,后者察觉到当做不知道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流逝,其实也就几分钟而已,可顾家杰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踢了一脚安明霁,这一脚并没有用力,毕竟是堂妹的眼珠子,他哪里真动这小崽子。

    安明霁抬头,眼中露出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顾家杰走上前,笑的贱兮兮:“你猜小锦跟那梁夏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安明霁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去看看?”

    顾家杰一提这话题,安明霁用行动表示他的配合。

    他将的手中的笔放下,把笔记合上,站起身就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动作,看得顾家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发现身后并没有人跟着,安明霁回头眉头轻皱,声音中有些不耐烦:“还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顾家杰站起来,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十分怀疑,这狼崽子分明就是在等他开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家大门外。

    顾锦看到了,穿着一身蓝色工装的梁夏。

    后者看到他,目光先是失神地闪了闪,随即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顾锦走到他跟前的时候,梁夏开口:“昨天的事我知道了,抱歉。”

    对于梁夏的抱歉,顾锦感觉不太理解,顾陈两家的事,梁夏道歉完全没必要。

    、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